女儿自小跟着我这个当老师的父亲身边,早就已经回到家乡准备着过年了

  编辑荐:正如一些上有老下有小过来人经常发过的感悟,父母在人生尚有去处,父母不在,人生只剩归途。

人就想一颗树,小的时候从土里慢慢成长,成大了以后就慢慢走向天空,长大了以后的我们拼命的想要挣脱那个土地给我们的束缚,殊不知你永远也不能离开那个土地。

问: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让您想到了什么?

文/微风不老

   

  今早偶然抖音里刷到一个叫纳兰的资深媒体人的一段话:今年端午你回家了吗?当你从家乡到外面求生存,你的家乡就只有冬夏没有春秋。

人们常说,父母在,不远行,也说父母在人生尚有去处,父母无,人生只剩归途。我们一直都在成长,但无论你多大,你永远都是父母的孩子。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每一次回家就代表着一次见面的欣喜,也意味着一次小小的离别,白岩松说过,每一次离别更是一种小小的死亡。

今年刚上大学的我,半年才会一次家,中间也会有清明,五一的假期,我早早的买了火车票准备回家。可就在回家的前一天,我的另外一个小伙伴告诉我,她不走了,回家也没有什么事情,还不如在学校里呆着呢。说好了我们一起走的,可她突然不走了,我该怎么办呢?我想了半天,后来还是决定不走了,为什么呢?我也不知道,可能她说的对,回家也没什么事!
于是我告诉父母我不走了,我说我看了天气预报,回家的那几天全是雨天,回家那也去不了,再说来了路也不好走,我的父亲说,那好吧,既然你不想回来,那就不回来吧。我没什么可说的,我哽咽了一下不说话。

父母在家就在兄弟姐妹一家人,父母不在了兄弟姐妹就成了亲戚了,只要有父母在,兄弟姐妹就能聚到一起,就有个家的样子,就能感到家的温暖,因为父母在那里,如果父母不在了,凝聚力就差的远了,兄弟姐妹们想聚到一起很难了,各忙各的,不是他有事就是我有事,有的甚至找各种理由推脱,见上一面比见什么大人物都难,就只剩点亲情了,这是我的亲身感受分享给大家,希望大家爹在娘在的时候好好尽孝,让父母开心争取多活几年,因为父母是家的核心最有凝聚力,他们在家就散不了,兄弟姊妹的心也散不了,不要总说忙没时间陪父母,有人说,我真的很忙,真的很累,没时间陪父母。其实这些真的都是假的。没时间陪父母,但朋友聚会吃饭,却很少错过。白天上班累,但晚上迟迟不休息,聊天玩游戏。很多事情不是你做不了,而是你没真想去做,用不存在的困难,为自己的懒惰与懈怠找借口。有心,再远、再忙、再难也会去做。借此机会墨言莫语祝:天下的父母都福寿安康,吉祥快乐,有爹娘才是家!

今天已经是农历年二十七了。记得小时候,每到这几天,村里已经非常热闹了。因为在外工作的游子们,早就已经回到家乡准备着过年了。

 
这么多年了,女儿终于有一次闲时,于是我答应带她去看望奶奶,也就是我的母亲。

  正如我看到儿子要走时候跟奶奶的恋恋不舍,本来我没觉得什么,但是小孩的那种最纯始的那种离别的伤感,在那一瞬间击中了我,可能我们的表达已经含蓄内敛了许多,他特地用最直接的方式去拥抱了奶奶,但是这一刹那,我眼里居然热泪涌出,替我完成了这一次离别的仪式,也替我留下了对家人的眷恋。

好了,来说说我的另外一个伙伴吧。她的奶奶病了,是尿毒症,好像活不了多久了,今年开学,她每一个星期都会打电话回家问奶奶的情况。那天是星期三,晚上8点,她正在上晚自习,突然电话响了,是她奶奶打给她的,由于她正在上课,所以她把电话挂了,下了自习之后也不知是在忙什么,忙完已经是晚上10点,她翻了一遍通讯录,想给奶奶打电话,可又想到现在已是晚上10点,可能奶奶早睡了,就不打扰了,明天再把电话回过去,于是她就睡了。晚上3点的时候,她做了一个梦,梦见她老家的房子塌了,她从梦里醒来。第二天早上9点,她的爸爸给她打电话说,奶奶去世了。她哭的不能自已。有一天他打电话跟我说她很内疚,恨自己为什么不接那个电话,恨自己回了家也没有见到奶奶的最后一面,我在电话的另外一头哭的泣不成声,因为那也是我的奶奶,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奶奶……

看到这个标题,想起了我的家事,人们常说:“家丑不可外扬……”其实,这并非家丑,有的人也可能会遇到这种情况。今天聊出来和大家分享一下,也是让大家评判一下,孰是孰非。

前两天老妈从老家过来,我问起说村里都有哪些人已经回来过年了。老妈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句: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过年村里面已经越来越冷清了。

   
人常说,小孩子谁带跟谁像,谁带跟谁亲。女儿小时跟着外婆长大,自然很是密切,可跟我母亲也非常亲密,都说这是血缘所致。女儿自小跟着我这个当老师的父亲身边,上大学直至参加工作,老早就离开了家,我们总是聚少离多,更不用说与奶奶见面了。平时也跟其他的孩子一样,电话也不多,但我总觉得每到节假日她都有个愿望,去看看奶奶。

  年龄的成长,要求我们要成熟,我们要逐渐的学会忍住泪水,但是内心的最原始的那种对家乡,对家人的那种留恋和热爱可能只有我们这种在外面时间长的人才会深深的感受到。每一次相逢就意味着一次痛苦的离别。我们跟我们父母比,他们比我们踏实,因为他们坚守着那份土地,每天脚踏着滋养他们的家乡的土地。除了偶尔来我们这住一阵子,他们根本舍不得,也不会轻易的离开。他们认为终老在他们一生用脚步丈量过的土地上是一种最踏实的归宿。而我们还没有真正的去理解家乡,体味那份土地的味道的时候,就已经匆匆的外出求学,在只有冬夏的探望,在陌生的环境中买下一座钢筋水泥的空间,就变成了所谓的家了。

人生就是这样,看似很平常的事物,很有可能在一瞬间就不复存在,所以在我们还能拥有的时候,好好珍惜。

我们家一共有兄妹五人,我上面一个哥哥下面三个妹妹。从04年我母亲突发疾病去世以后,父亲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一碗水就端不平了,在处理家务事问题下,有些问题偏重于女姊妹,两个儿子的生活上再困难,他都不说帮一把,可是只要女儿有什么事情,他却三番五次的打电话让两个儿子前去帮忙。

是啊,以前每到过年的时候,每家每户都是举家团圆,热热闹闹的。如今,越来越多人往城市里搬迁,逢年过节已经很少看到那些曾经熟悉的身影了。

     
年轻人总是一年忙到头,往往如愿的事并不多,所以,通常就不能如老人们所愿。不过,老人家嘴里是从不说出自己的急切,但我知道,其实心里比谁都迫切,希望孙女早点安定下来,成个家,好让自己在有生之年抱上重孙子,不然像我父亲那样离去时带着遗憾。

  其实是孤独的,即便我们很努力,得到的可能只有物质,没有归属的那种情感。就像无根的浮萍,就算长出来枝繁叶茂,内心的那种根的概念却无法在心中形成。时代让我们变成了漂浮的一代。回家,听说我们的户口不能迁回家了,说农村户口值钱了,听了倒是有些伤感,我们或者我们上一代,基本不要再往前追索,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市场经济大潮催生出来的城市化,突然连家乡的户口都入不上了,这种感觉就像是异乡的浮萍本来知道根在哪,现在突然告诉你即便你在你生长的地方再枝繁叶茂,可能你也没法维系传承上的感觉。年龄的成长的确可以概括荡涤很多,也让你不禁去体味很多,如我自己,过了30,有了孩子,家乡的概念就逐渐的明朗清晰起来。

人生难得是如意,不如现在好好珍惜。

15年3月患肺癌,住进了医院,女姊妹陪护一两天,他都心疼的不得了,催着让她们回去休息,并且每天还给她们
100元的陪护费。而当儿子的24小时守护他,不但一分没有,而且落的一身不是,弄得五个姊妹之间互有矛盾,非常不团结。

最主要的一点是,老一辈的人很多都已经不在了,他们的子女回到家乡没有了父母,就像没有根的浮萍,所以也就渐渐地不回乡过年了。因为,对他们来说,父母不在了,在哪里过年都一个样了。

     
然而,岁月有时就像个顽皮的小孩,你想它这样它偏偏就那样,又让你爱不释手。不觉间,我们自己就要走进中老年的行列。女儿大了,不是不懂,而是没时间去懂。有一天,女儿主动对你说,她要去看看奶奶,你别惊讶,因为她长大了,懂事了。

  正如一些上有老下有小过来人经常发过的感悟,父母在人生尚有去处,父母不在,人生只剩归途。其实当你有了小孩,你觉得你完成了最传统意义上的传承以后,当你忙忙碌碌,不管为了生活还是工作的时候,思路闲暇的那一瞬间,褪去浮华以后,你可能就要在去处和归途中的思考中寻味一种挥之不去的乡愁。

15年12月24日父亲病故以后,因为在丧葬补助费分配的问题上,出现了意见分歧,哥哥与两个妹妹相互怼了起来,从此以后一母同胞的兄弟姊妹就断了来往。怪不得人们常说,父母在兄弟姐妹是一家人,父母不在连亲戚朋友都不如。

记得奶奶在世的时候,有一年叔叔一家三口从广州赶回来过年。十几年前,高速没有现在四通八达,汽车也还未成家庭必备。叔叔就骑着摩托车,穿越几百公里的国道,赶了五六个小时的路,连夜回到老家。

   
我曾给一个同学的文章写到,“家园是灵魂的港湾,无论漂泊在何方,总有一个归处,或安逸或苦楚,却总是温馨的。”老家,严格意义上是属于我的老家,女儿自小到大都没有在那儿生活过,只因为那是她父亲的老家,才有了一股牵引的力量,这恐怕就是人常说的“亲情”吧。

这几年来我百思不得其解,同是一个父母生的,为什么做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难道一点儿蝇头小利,比亲情还大吗?血浓于水又如何理解呢?

他从广州出发的时候,刚好遇上大雾天气,能见度不到10米。冒着寒风,一路走走停停。回到家的第一句话就是对奶奶说:阿姆,我回来过年了!

   
老家就坐落在无为县城西北的一处小山脚下,这里也算不上什么穷山恶水,只是小时候,光秃秃的山脊,衰微微的庄稼,骑在慢腾腾挪步的牛背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苍白而又单一的童年,烙印太深了,如同一道镌刻在青石板上的韶光,雨水冲刷,岁月留痕。有人说,“父母在尚有去处,父母不在,人生只剩归途。”我一直不置可否,因为内心深处总有一股倔强,有朝一日,从这里走出去,再也不回来,“人穷恶俗多。”可最终敌不过命数安排,这生还真与这块土地形影不离了。可能,“父母在哪里,家就在哪里!”这条祖训,颠沛不破!

欢迎大家围观。

后来聊起这事,我问叔叔,那么艰辛地赶回来过年有意思么?他回答说,老母亲在哪,家就在哪,依恋就在哪。不管路途再遥远,也不管过程再艰辛,心里面始终有一个信念,那就是要回家陪老母亲过年,那是一个儿子起码的责任。

   
现在的家乡已今非昔比。一条小道,曲径通幽,连接着外面宽阔的马路。“村村通”真是项伟大的惠民工程,今日的农村,交通已是四通八达,你想到哪儿,再不熟的路,你只要用手机导航,就能基本上无误地引你所向。看到两旁的水泥路面,今年好像又加宽了至少一米,更通畅了。

这句话让我想了许许多多!

后来奶奶不在了,叔叔他们一家就从未回过老家过年。尽管高速更畅通了,汽车早也买了,但或许是心里的牵挂已经没了,所以没有了回乡的动力吧。

   
似乎是好长时间没见了,又在城市里呆的够久,女儿一路上兴奋不已,不停地和她母亲说笑着,拍摄着。从前我们坐着三轮车,颠簸得心眼儿都快跳出来的感觉,估计她早就不记得了。

特别是对我这样一个漂泊在外的游子来说体会犹深。

记得有一句话说: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远处,层峦叠翠,遍地的白杨树,依地势茁壮生长,像排列整齐的仪仗队;微风婆娑,沙沙作响,如同欢迎久别的游子,深情款款。清幽凉爽的空气从开启的车窗流入,沁人心脾。一股熟悉的花香夹杂着野草味,馥郁芬芳!由于父亲去世后仅留母亲一人待在老家,虽有大妹一家人的悉心照料,我与哥哥也是隔三差五望家跑。可能每次匆匆,少有今天的闲情吧,总觉得今儿的风特别的舒爽有味。小时候,我九岁读书之前就生长在这里,与泥土滚爬,与山雨同沐,连山风的味道,差不多都能回嗅得出。草木有本心,皆不是原样了。小路的两旁,冬青绿树葱茏,都被人工修剪的整齐,精致。小时候树木花草,那种肆意横生的怒放,再也找不到踪迹了。

自大学毕业后就在外地工作,离开故乡三十一年了。这三十多年来,母亲前二十多年一直跟着我,给我照看孩子。母亲因岁数大了,在她八十三岁(2009年)哪一年,非要回老家居住。至今己有十年了。我母亲现在九十三岁了,身体还算硬朗,思维清晰,一点也不糊涂!

随着年岁的增长,尤其是看着村里老人一个接一个离去,他们的子女也越来越少回来,我似乎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了这句话。

   
还没等我停稳了,车门就被女儿打开了。她看到了不远处,院墙外,奶奶佝偻的身影,正朝这边蹒跚而来。

前几年,
我由于工作忙,陪伴母亲的时间较少,每当想起这我心里阵阵难受,心里愧疚不己。这几年,我想开了,工作固然重要,事业也得干,但更应该去陪伴自己的母亲,己经九十三岁高龄了,今日能见,明日能不能相伴,趁老母健在,能多陪一天是一天,能多尽点孝心就多尽一点。

或许,父母安在,才是游子回家过年的最大原动力。因为游子们知道,无论在天涯海角,家乡的父母都在期盼着自己回去过年,他们一年到头等待了那么久,就指望着这几天的团圆,来一解心头的相思之苦。

    “然然,来了,……”

父母在,人生还有来处,这话一点不假,不管年龄再大,进门第一句话,也是喊娘,您在家呢。有娘就有家,有娘心里就踏实,就有依靠。就在今年春天,我躺下睡着了,母亲还给我盖上被子,怕我冻着。每天晚上母亲说话,听母亲讲故事,讲八路抗战,讲刘邓大军,讲五八年挨饿,文革挨斗等等。我听过多遍,但仍然想听。

可是,倘若父母不在了,家乡对他们来说,或许只剩下一座空荡荡的房子,里面已经没有了熟悉的身影,也吃不上妈妈亲手做的饭菜了。那种感觉,是惆怅,是落寞,也是煎熬吧。

      “奶奶,你慢点,别过来,我来了……”祖孙二人一见面,自然亲热不已!

如果父母不在了,家也就不在了,再回老家,便成了过客,人生却无归处。

所以,趁父母安在,多回家过年吧。哪怕是帮妈妈刷刷碗筷,陪爸爸喝喝小酒,只要一家人团聚在一起,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更温馨的呢?

     
我们站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这一老一少,有说有笑,牵着手往家走,不知不觉我有些恍惚了。那一高一矮牵着手的模样,不正是小时候,母亲高大挺拔的身躯旁,被一双大手牵着的自己么?只是眼前高的是女儿,矮的是我年近八十的母亲啊!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让您想到了什么?

     
原先的老宅因年久失修,年前就已坍塌了,好在父亲在世时,老宅后面又修建了一座两间的新屋,前面推平后,更见空阔了。母亲是个闲不住的人,这块空地又被整饬成几双菜地,这样一来,每到应景时,蔬菜如,白菜、萝卜、土豆、豆角……应有尽有,我和我哥每周都有不少的收获呢。母亲说,没事做身上难受。劳碌一生的母亲,哪儿也不去,每次到我或者我哥那里住几天,总是过不了一星期,就坐立不安,要回家了。中国母亲所有的品格都能从她那儿找到,吃苦耐劳,无怨无悔。

这是一句充满哀伤的话,能让我们想到很多很多,父母对于我们的好,我们无以为报!

   
听着一阵阵笑语从室内传来,我和妻不忍去打搅这难得一次的“祖孙会”。母亲坚持一个人过,不仅因为自己不老能做事(她自己认为的),孙子们都上班了,再不需要她去照看了。我知道,她是舍不得这一亩三分地,不忍荒芜。还有,这里有我的父亲,就住在老屋的边上,那座小小的安静的房子里,母亲要守着,安静地守着。

如今,在我的老家,只有父母二老在家,住着一栋大房子,我们平时回去的比较少。

 
“老爸,老妈上来吃饭了——”女儿从门口探出头来喊到。听说孙女要来,老人提前准备好了一切。由于女儿在机场工作,节假日别人休息,她却最忙,能抽空回来已是不易,今天老人高兴,可想而知了。这里,我这个做儿子的似乎成了多余。除了带些小吃的,女儿还给奶奶一点零花钱,可老人说啥也不要,她说自己有钱。今天的农村从某些方面来看,甚至让城里人都羡慕不已,——不仅祛除了农业税,只要户口在农村,且有田地的,每人每年都能获取一部分农田补助款。生活费用本来就不多,母亲的生活可谓衣食无忧,自然就不需要更多的钱来花费了,何况,节俭本就是这代人最杰出的生存本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