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落日里行走的欢笑,桃花夭夭

  一望无垠的平原,盛夏的黄昏,离奇的美好。已记不清有多久没这样一个人静静的坐在乡村里的田间地头,于那落日黄昏。风儿轻轻的拂过,这是我一个人的世界,不光是来自物质的,还有那缥缈的精神世界。

夕阳无限好

黄昏的暮色唯美柔软,夕阳从指缝中穿堂而过,黄昏的夕阳,洒落一地的挽留,笼罩旧日的时光,这个暮春的黄昏;夕阳无限好,最美是黄昏时。

(—)春雨熙熙,桃花夭夭

夏天的黄昏格外长,夕阳消失的也很慢。走在夏日的黄昏里,感受着夕阳的霞光,不奢求光芒万丈的妩媚,只想揽上一束黄昏的夕阳,享受着这美好的时刻,任思绪在无边的黄昏里荡漾,这个时候是一种难得的轻松,身心也感觉是无比的惬意……

  袅袅炊烟,零星几间农家屋舍。夕阳的余晖倾洒,我贪婪的享受着这难得的一个人的悠闲时光。有那么一瞬间,忽然觉得一个人单枪匹马的日子,虽然略显清冷孤单,但却自由不羁。在这孤单的夏日黄昏,一个人对着这一望无垠的平原,吹吹风,喝喝酒,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

感悟精选一:

——文/那转身后的落寞

那是个曼妙的春天,桃花夭夭,灼灼其华。城西小河上轻舟泛泛,绿水青山,染湿了衣裳。青葙便倚在船头:“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朱唇轻启,眼底皆春色。

漫无目的地走在城市的道路边,看着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行人与车辆。在夕阳的余辉中,一个个急匆匆的身影擦肩而过,一座座高大的建筑鳞次栉比,整个天空被涂抹上一层迷人而又神秘的色彩,展现出一种朦朦胧胧的美感。

  也曾暗暗期待在未来的某天能有那么一个人,能陪着自己去看每一次日落,能陪自己看每一次日出。若真能在这红尘纷扰的尘世间,寻的那样一个相知相爱相守一生一世的伴侣,于这盛夏的落日黄昏,陪自己去看这无限好的夕阳,那又是一番怎样的美好。只是需要几生的缘分累积,需要几世的互相亏欠,两个人才能在今生今世修得正果,厮守一生一世。

夕阳无限好

眸子滴落深情,夕阳无限魅力。落日红极惹上彩色的画面,黄昏的夕阳化了妆,红红升腾洒遍各个角落,一种美丽的惆怅安详端坐,独享这份安乐。岁月的泛黄,散落的往事像夕阳光芒万丈,黄昏柔软,夕阳无限美,谁人说过一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春桃轻轻划着浆,满眼笑意:“小姐,今儿的天多好啊!春桃这就带小姐去逛集市,可好?”

残阳如血,大团大团的红艳艳的彩云把天空涂抹得一片红晕,几束斜阳透过树木的缝隙洒在行人身上。我常常在想,如果清晨是一种开始,一种年轻,一种稚气;那黄昏呢?是一种衰老,还是一种成熟?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只是想一味沉浸在这种难得的漫无目的行走中……,抬起头仰望天空,太阳此时好像是一位花甲老人,显得那样慈祥。

  阿难曾对佛祖道:我愿化身石桥,经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雨打,五百年日晒,只愿她从桥上走过。有时不禁会问这种已经超脱了世俗的爱情,真的会存在吗,或许只存在于这些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中吧。

独自一人渐渐靠近黄昏,手心的重量,足以掬一把夕阳,轻轻的将它散落,让余晖不留痕迹。风过处,暖阳从窗子里流淌进来,流过我的桌旁,流过我的手,流过我的键盘。

漫步诗情画意四月,落日红满山头。黄昏有时,夕阳短暂,仰望岁月斑斓,深刻的年少时光,曾深深回忆琼瑶剧情中的主角何慕天,李梦竹几度夕阳。摊开的落日,晚霞布满落日四周的云彩,那海的岸边,夕阳映照余晖恋人的背影,那熟悉的木格窗户,那落日里行走的欢笑,在霞光的片段温馨回眸。

“春桃,不用了,我看着桃花河就挺美的,就在这泛舟吧。”青葙说完便低下了眉,望着手中一支待开的花苞,怔怔的出了神。

时常想在心底赋予黄昏一个确切的定义,然后从中琢磨出某种意境来,然而,当我真正站在黄昏里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劳的,黄昏就如同一幅多彩的画卷,有着美丽得让人惊诧的色彩,却唯独无法用言语来解读。

  有人说,喜欢是乍见之欢,而爱则是久处不厌。我也曾固执的喜欢过一个人,于茫茫人海中的一瞥,就那样固执的喜欢上了,从此她的身影便可以轻易的出现在我的梦中,那样真实,她的身影曾占据了我的整个身心,但在她不曾再次出现的日子里,竟连自己也不曾发觉。以至于这一路上再也不曾有一个女孩真正的走进我的心里。

瘦瘦的身躯站在大草原枯黄的戈壁滩,一束阳光将身影拉长,一个抬头仰望的孩子,带着相机,站在茫茫的内蒙古大草原,一个四面荒凉的境界!

落日流光盛满残红,独留一人徘徊的街道,感受夕阳静静流淌的眷念,回首旧日的时光,生活片段的欢笑,印记在脑海的水墨画卷。黄昏倾听斜阳的过往,空落落的望着远山,倦鸟归去,这一季流年,守望那一抹夕阳的人,漫天静谧的弦音缓缓铺开,是那样静美柔软,穿过岁月沧桑的额头,黄昏的笑靥,夕阳洒落一地的挽留。

不知何时,天上降起了丝丝青雨,点缀得桃花分外红艳。绿柳中斜夹着清风,吹得河面阵阵涟漪。

日落西山,彩霞满天,倦鸟归林,一切慢慢沉寂。总以为黄昏是一种很容易接近的温柔,仿佛是所思之人的低语和歌吟,又如同梦中亲人细碎的脚步,不知道我所形容的是否真实地描述了黄昏的意境,但当那一抹残阳映入我眼帘的那一刻,我整个人,便完全的溶解在黄昏里了。

  有时这个世界就是这般奇妙,它可以让两个毫无干系的人就那样莫名奇妙的产生千丝万缕的联系,一个个匪夷所思的故事也就这样发生在了两个人之间,或惊艳或凄凉,或喜或悲,但我们总是笑着说谢谢。因为于我们而言,在这熙熙攘攘的大千世界里两个人的相遇本就是一种莫大的幸福了。

你看天山边落日红极了,它将所有山头都要染红,它将所有相关涉及的故事都要惹上彩色的画面,这画面美极了,还能够奢求什么?

映照黄昏,轻轻挽起额头的秀发,红色的夕阳,似笙歌,似曼珠沙华,那么美,那么柔,美极的画面,呼吸着,快乐着。一阵风飘过凌乱的发梢,开始轻轻移动着脚步,悠悠长长的余韵,这黄昏悲催着的寂寞。斜阳,小窗,远方的景色,浅浅轻吟如花的芬芳,开始散漫着步履,静静的斜看,这安静的夕阳在黄昏里美到了极致。

彼时岸上,修长的身影淡淡隐在雨中,“船家,可否渡我过河?”清脆的嗓音宛如清香的花苞,在青葙心中怦然绽放,满是旖旎的芬芳…….

白天与黑夜周而复始的交替着,倘若静心注视着从白天到黑暗这样一个短暂的过程,会使人有一种心悸的感觉,那是一抹无法拂去的失落。在这样一个黑白分明的临界点上,人有时会变得无比敏感。从天际边相互掩映的红霞里,从远处渐渐幽暗的树林中,任身心在这样无边的思绪中游荡着。古人对于黄昏的吟咏,大抵也逃不过“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慨叹,那大该是对年华逝去的怅惘,对青春岁月的追思吧。

  很久之前的一场情事,当再次遇见之时,我们其实都已了然,那只是一种执念罢了,在互不相见的这些岁月里我们都变得不在是当初的模样。我们都变得心事重重,我们早已不复当年的单纯。但那段情事却不得不去了结,不管我们有多么的不情愿。

然而那些貌美如花的青春,像阳光下挥挥洒洒的谎言,曾无时不刻的敲打着一颗向往愉悦的心。

目光醉,时光碎,四月的黄昏,满是潮湿的味道,空气中淡淡的花粉,在夕阳的晚照中粉透出一丝金亮,深绿的杨柳润色成透明的暖色,在这个春天的季末,久违的依恋气息,眺望夕阳中的妩媚,我远远的望着,静静的感伤,这一抹风景,黄昏的夕阳,为我停留的吗?

“公子,这船是我家小姐的。”春桃应着,船却渐渐近了。四遭氤氲着水汽,目及之处满是琳琅。只见岸上人头发高束青衣白儒,一双浓墨似的眼眸里映满春辉,流光溢彩,在桃花河的艳影里俊朗得不成样子。

太阳终于落入西山,天边最后一道亮色也终于淹没在黑暗中,黄昏已经被黑暗所取代,在这样简单的白天与黑夜的交替中,不知道寄托了多少普通人复杂的思绪和平静朴实的情怀,不知道飘散着多少光阴易逝、青春不再的叹息声?“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黄昏之美,在于意会,因其独特的意境,成了多少才子佳人情感的寄托,爱人相约相守的最佳时段;
还有“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
”,以落日比作故人,多么的亲切的比喻,又是多么隽永和持久的感情,远在天边的游子,注视着落日,便仿佛看到了故人的容颜;“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暮色苍苍,江水映斜阳,原来暮色里,溶进的还有数不尽的思乡之情啊。在我看来,解读黄昏是一项无比浩瀚的工程,从古到今,世事万物,一草一木,沐浴在黄昏的微光下,无一不折射出一股说不清言不尽的余味,或悲或喜,或张扬或平静。

  是啊,这世间的对与错本就没有定论,有些事情在一开始我们或许就知道并不可为,但我们不会因为知道了它必定会黯然收场就不去做,就如歌中唱到的那般“或许我撞了南墙才会回头吧”。

他乡的枫叶必须红了又红,落了又落。如今面朝广阔的戈壁滩,看了又看,望了又望,寻遍了季节所有的线索,也找不到一点温存。天山边枯黄的草丛,已经榨干了回忆,惟见落日红遍山头。阳光没有那种天份只留一米阳光。好久不见异乡浩瀚的大海,繁华的街市,匆忙的人群,时而惊喜的生活,此刻面朝天山,空落落的看着天山围绕,阳光很奢侈地挥洒著,扫过山头。

没来由的喜欢这个黄昏,喜欢夕阳,喜欢它绯红的面目,就如喜欢我日志的文字。忆起黄昏暧语的温柔,夕阳透明的暖色,我的脸上有芬芳的潮意。想起雪小禅那个走丢的黄昏,那个安静到一个人听着布列瑟侬的忧伤,静静的,努力张望着蓝天,说不出的惆怅,需要这样的一个黄昏,与自己近近的感伤。

“公子如若不嫌弃,上船便是。”青葙笑着,手抚了抚青丝,回眸一笑,颜如舜华。

黄昏是一首诗?黄昏是一幅画?看者其实自身也在诗里画中,阅读黄昏,同时也是在阅读自己
。阅读黄昏可以日复一日,而阅读自已,则需要一生一世。

  于我而言,那场不被看好的暧昧,对于理智的我来说,其实一开始就已了然结局,但我还是奋不顾身伪装自己去进入角色。我们尽情的挥霍自己的物质与情感,只是入戏的程度不同,最终,那段情事已了,而你我也各奔东西,就这样匆匆的来,又匆匆的消失在彼此的世界,甚至只能道一句谢谢,来不及说太多离别的话语。

从天山边归来,静静流淌的时光,也是红色的,阳光收回源头的梦想,边走边笑,一路高歌,不再苦苦追问自我为何没有将梦想在这天实现,坐在一处,点上一支烟,低下头,笑了。(文章阅读网:sanwen)

每每思念来袭,写意几度夕阳,喜欢这样静静的看着血红的余晖,安静的如一页文字。离开人群的喧嚣,坐在一处,关掉手机,任思绪静静的腐烂,孤芳自赏榨干回忆。这个黄昏,停留已久的爱情,在微醉的夕阳背后,只是再找不回那熟悉的声音,我迷失了,用发夹挽起额前凌乱的头发,余晖里踏过自己的背影,夕阳如此安静。

“小姐,打扰了。小生,颜夕。”

  于我而言,人生路上的走走离离,不过是自己生命旅途中不同的风景罢了,你来无论多大风雨,我必为你撑伞,你走,或许我会有一丝挽留,但我不会送你。这偌大的世界上还有更好的风景在等着我去欣赏。

窗外依旧秀气的艳阳,干净鲜亮,却不知空气中充满多少清冷,松树摇摆着自我的坚强和信念,风霜从叶缝中穿过,穿过青松的额头,穿过岁月的沧桑,滴落了一地的挽留,其实早已刻画成一种习惯,人生或许就是这样。

静静流淌的时光,微风吹动起衣衫,金色的黄昏,斜阳把影子拉的好长,玫瑰花园边,树影丛林旁。斜阳映照黄昏下的长椅,相互偎依的恋人,相濡以沫的陪伴相携。浮云贴近霞光,落日残留着淡雅的晴朗,夕阳下的黄昏,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我伸出双手采撷这难得温馨的沉静,突然希望黄昏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

  夏日的晚风轻轻拂过,那些难以忘怀的过往随风而逝。穿越层层迷雾,撑过黎明前的黑暗,我将于热烈的夏日清晨,伴着黎明的曙光到达更远的地方。

夕阳将玻璃涂成刺眼的白色,底色早已悄然消失,连洒进屋子里的光线都那样唯美柔软,轻轻的碰击着手背,敲开了微笑。

彩霞满天,海鸥飞处,喜欢琼瑶笔下的黄昏。暮色苍茫,流水卷去时光,黄昏谢去,夜幕低张,清歌吟唱,潮生潮落,夕阳黄昏,唯有海鸥飞翔。

(二)昨日黄昏,如数珍光

想一向这样静静看着夕阳,让黄昏停留在这一刻,这一刻是愉悦的,是温暖的,异乡人不知道怎样才算愉悦,或许就是在这美丽的夕阳下方,突然想着咱们能够挽着手,能够叙叙旧,还记得那温暖的座椅吗?眸子里的滴落的神情,忧郁了脚下伸不出去的双脚。

晚霞烧红的天空,夕阳有诗情,黄昏有画意。晚霞为一天最后的时光点缀一道绚丽的风景,一曲弦音柔和的蒙上美好,我想起有沉鱼落雁般的大海,海面层层波动,迎风滑翔的小鸟,声声啼叫。不由得喜欢这样的景致的黄昏,喜欢这样远离尘世的喧嚣,海岸空旷的沉醉,残阳与海面相衔,海面波影妩媚动人,让人倾诉成诗。

次日,清风拂面,青草微香。

黄昏的颜色,是岁月的泛黄,夕阳将谁的身影刻成底片,映照在墙上,于是看到匆忙成长的样貌。(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

光阴在眼前打马而过,静静把昨日的沧桑收藏在袖口。开满山花的路上,有一阵凉意拂过,飞舞的蜂蜜,在夕阳的浅影里随风摇摆,夕阳短暂,黄昏有时。落日黄昏,倦归的鸟儿摇曳着黄昏的恬静,河畔四月的樱花雨,插落了季节的美姿。寂寥的落日夕阳,不知属于谁的温柔。

桌上的碧螺春有些凉了,青葙手摘一朵桃花,点在杯口,轻声唤道:“春桃,把这茶热了吧。”

夕阳暖成一杯温馨的茶,静静地端起,又轻轻地放下,暮色早已冲淡了这杯茶,悄悄地索取黑夜,于是,白天不懂夜的黑。

夕阳,柔柔的散落在窗台。这冬近春来后的黄昏,在春意阑珊的时光里,安逸昔日的絮语。美丽的夕阳下,一数又一树的花落,在黄昏里吹长着寂寞里的回忆,多少柔情岁月了然在梦里。夕阳里的黄昏,不时的回头看着,身披满身的落日红,写怀诗意黄昏的素影,悟读生命的真谛。

春桃应着:“小姐,老爷新请的琴师颜夕到了,这就请小姐到后花园赏心亭去。”

夕阳这么快就冷了,所有惬喜的想法还没来得及收手,就已经黄昏斜下,冷风扑面而来,古人李商隐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黄昏里的夕阳,在那一瞬间,天地万物改变了模样,梧桐伞一样的红,小鸟歌声唱,五彩霞光,是梦一样的衣裳,日月星辰,在霞辉斑斓里放歌;时光留不住,春去已无踪,潮来又潮往,聚散苦匆匆。几度青山在,几念夕阳红。

“知道了,这就去。”青葙的衣袖拂过石桌,转身,隐在淡淡青色烟柳中。

深处内蒙古鄂尔多斯美丽的天山边,独享这份安乐,悄悄地静静地,不说一句话,写完这篇散文,阳光已经开始悄悄从山头沉下身子,留下安详的余晖。

夕阳无限好,光阴去何长;夕阳是晚开的花,夕阳是陈年的酒,夕阳是迟到的爱,夕阳是未了的情。荡漾着如歌的岁月,一副愧力辉煌,古老的油墨画。轻轻的,黄昏过了,夕阳走了。

……

突然,就这样,夕阳走了,委婉地拒绝著走在大山里的人群。灯光亮了,黑夜满铺下来,忘了掀开阳光下的青春。

此刻,想起了现代散文家徐志摩的名言“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桃花镇无人不知颜夕琴师谈吐如何儒雅,相貌如何俊朗。但奇怪的是颜夕却不索顾家分文,只求其琴音有人闻之,便足矣。

时隔四年,再次领略夕阳美丽的邂逅,天山的浑厚,北国的风光,在那里,静静领略夕阳,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真的足矣了吗?无人知晓。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