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浅黄淡碧浓绿湛蓝都不是水的颜色新葡京32450,有一学期幼儿园要开设几个特长班

  回到家里,我让圆圆把画拿出来,她从书包里取出画,已被她折得皱巴巴的。

继续上,就得听老师的话,就不能把河流画成粉色的,每一次上课,老师都要给孩子们一个画画的框框,孩子的想象力会被一点点扼杀。这样的绘画班,只能使孩子的想象力加速度地贫乏。如果不上,当别的小朋友到特长班上课时,女儿坐在小椅子上眼巴巴地看着别人往外走,她小小的心一定是充满委屈的,她怎么能理解突然中止她上绘画班的缘由呢?

不是电脑游戏的错

  • 佳句
    • 一个孩子如果长期钻在游戏里不肯出来,以至于成为一种病态,那是因为游戏外的世界让他感到枯燥,不快乐或自卑。一个孩子如果因为电脑游戏耽误了前途,那他即使生活在没有电脑的年代,也会有别的事情把他拉下水,我坚信使人堕落的不是游戏本身,而是心灵的空虚,或某些素质的缺失,那些在游戏中堕落的人,即使没有电脑游戏,也会有另外的什么东西是她不可自拔
  • 圆圆案例
    • 圆圆10岁上初一开始玩电脑游戏,而且是在作者怂恿下开始玩的。每到周末一玩就4、5个小时,到寒暑假可以一口气玩7、8个小时。
    • 作者认为孩子总应该玩点什么,要让孩子快乐,在她的每个成长阶段都获得那个阶段应有的快乐。如果没有一件有趣的事,多半是要在电视机前消磨了。宁可在游戏中消磨,也不愿经常呆在电视机前。游戏是主动参与,玩的过程中还有智力投入。而且同龄人都在玩,如果不玩的话,就会缺少一个重要的话题。至于上瘾,也不是没有担心,但总来说有信心,信心来源于对孩子的了解
    • 刚开始玩的时候,也像别的孩子一样非常痴迷。课外书几乎没时间读了,到了练二胡的时间也不想下机;吃饭也不按时吃。说过几次,依然没用。但是说话依然和颜悦色,毫无责怪。心理越急越不能拉下脸来教训,绝不能站到她的对立面。经常用愉快的口气问他一些关于游戏的事,真诚的分享她玩游戏的快乐。一年多玩下来,对游戏兴趣依旧,但逐渐掌握了自我控制

      到初三的时候,她把所有的游戏盘豆撞到一个纸箱里,说中考前不再玩了。中考结束后,本来计划要做好多事情,但是又把最多的时间投入到玩游戏,原定计划都没实现。到暑期结束是和圆圆谈了一次,应该用好这三年,其实也是为了将来有更好的条件去玩
    • 家长“开放”之所以无效,意识平时管多了。二是家长缺少耐心,指望自己一变,孩子也能立地成佛
  • 网瘾
    • 对游戏有正确的态度,不要让孩子玩的时候有内疚感和负罪感
    • 让孩子有丰富的课外阅读,任何放纵都与内心空虚及道德堕落有关
    • 让孩子学会自己管理自己,这是最关键,也是最难的

让孩子喜欢画画的过程,享受画画的乐趣,体验想象的美好,这才是真正的美术教育的意义。

水是所有生物的生命之本,这一点毋庸置疑,它不仅孕育了生命,纵观历史的长河,它还孕育了无数灿烂辉煌的文明。

  我心疼地抱起圆圆,亲亲她的小脸蛋。我说:没关系,宝贝,你不要在意,没选上就没选上吧。圆圆无可奈何地点点头。

我的这样一种担忧如何能向她解释的清楚?我叹了口气,心里真希望幼儿园取消绘画班,那样的话,让我再交300元也愿意。

走出坑人的教育误区

我带儿子站在月下看月亮的颜色,看月亮由白变黄,又黄变粉。

城市启动紧急抗洪,封闭了沿河道路,公园也关闭了大半个月。所有入口都立上了告示牌,禁止任何行人车辆靠近河边。

  圆圆从幼儿园一回来,就迫不及待地拿出她的彩笔,找了张大纸画起来。她画得非常投入,拿起这根笔放下那根笔的,连我们叫她吃饭都有点不愿意。她胡乱吃了几口,就又去画。到我洗完碗后,她也画完了,得意洋洋地拿来给我看。

于是我慢慢对圆圆说:没有谁可以规定小河必须画成蓝色,小河本身是没有颜色的,但我们班画画儿的时候,总得用一种颜色把它画出来呀,如果画画儿只能画真实的颜色,那我们就永远找不到一支可以画小河的笔,对不对?圆圆点点头。

河流可以是粉色的

  • 圆圆案例
    • 圆圆上幼儿园,报画画特长班。每周从幼儿园里带回两张她上课画的画,老师在上面打分,以像不像为标准。此后,圆圆开始求“像”了。虽然分数越来越高,但是越来越胆怯,不像以前挥洒自如。过了一段时间开始画彩笔画,河流是粉色,这是女儿喜欢的颜色,可是没有选上。老师说河流是蓝色的,不能化成粉色。作者觉得,一张画能不能选上无所谓,但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不能选上,并且说孩子“画错了”,这样一种认识灌输到心中,让作者有一种受伤感。
    • 那作者如何跟圆圆说了?“你为什们要把河流画成粉色呢?”她想了想,嘟哝说:”说不出来为什么,就是觉得粉色的好看。“
      作者:”对,画画就是为了好看,所以我们说一张画,只能说它好不好看,不能说它是对或者错,是不是?“接着用碗里的水对圆圆解释,水没有颜色,也可以是任何颜色。同时对这样的画画班表示担心,是在扼杀儿童的想象力

“当然。你觉得美就行。画画,没有人规定必须是什么颜色。你尽管想象,美,就行。”我答。

孩童回到家中,觉得伤心的不得了。她告诉了妈妈,她说,我觉得河流粉色的更好看,可老师说河流是蓝色的,河流不可以是粉色的吗?

  我又找了一只红色的小塑料盆,把水倒进去,问她:“是白色的吗?”她看看红色盈盈的水,不好意思了。看看我,狡黠地反问:“你说是什么颜色?”

圆圆上幼儿园,有一学期幼儿园要开设几个特长班,每周上两次课,一学期300元,圆圆从小爱画画,她说想报画画班,我们就给她报了名。

不上学前班

  • 佳句
    • 学前班发展到今天,它的存在已变成正常学制教育中的一个”骨质增生“。但这个多余的东西现在却被许多人看做是天使背上的翅膀,以为这样的”多“总比”少“要好,这是在实在是个错误!
  • 分析
    • 外地亲戚电话,正面临着该不该让孩子上学前班的选择。上一年级只差一个月,学校暗示她交一笔赞助费可以上一年级,否则就上学前班。作者建议,直接上学前班,如果不行就留在幼儿园,别上学前班。
    • 学前班的产生是我国短缺经济时代的一个应急措施。最早出现80年代,由于城市学龄儿童迅速增长,而那时民办幼儿园很少,孩子的入托问题得不到解决。所以采取了让小学办一些学前班来解决部分幼儿的学前教育-可见学前班的出现主要是出于学龄前儿童分流的需要,并不包含有教育学意义的衔接需求
    • 家长愿意把孩子送学前班,绝大多数是出于跟风和盲目。意识误以为学前班有承上启下的功能,如同上三年级必须要先读二年级一样。二是出于对孩子未来学习成绩的焦虑,认为上学前班是“提前打基础”
    • 目前国家对学前班教学只有指定性意见,并没有明确统一的学前班教学大纲和教材。质量如何全凭自己的主张,或教师自己的感觉。由于它的非义务教育性质,学校一般对这块并不重视。我国几十年来学校教师入职门槛较低,许多学校文化教育素养低,她们的工龄可能有四十年,但并非有四十年的“教育经验”;往往一种工作经验用了40年
    • 我国当前“学前班”整体情况看,不但不能依孩子们的生理及心理发育情况让他们在智力、习惯、创造力等方面上一个台阶,反而再这些方面形成障碍
    • 良好的启蒙教育在形式上应该是游戏的,无拘无束的,变化丰富的、于生活关联的

我答:“你自己爱上什么颜色就是什么颜色,可以绿色,可以黄色,红色也行,自己觉得美就行。”

可就在上个月,上游的小城降了一个星期的大雨,其中有短时暴雨。平日和缓柔顺的小河瞬间面目狰狞起来,咆哮着滚滚而下,凶狠的扑上了平日的观景木台,撞倒了浮桥,仇视着一切阻拦它去路的事物。

  我让圆圆赶快把画收起来睡觉,她往小书包里装时怕折了,我就给她找了张报纸把画卷了,她小心地放到书包里。

我笑了,没有一根笔地没有颜色的,对不对?为了还原河流的颜色,我不得不先消灭河流的颜色。

暴力作业就是“教育事故”

  • 佳句
    • 暴力作业对儿童信心,意志,品格等方面有全面的小鸡影响。它的坏作用,远不是多穿一件衣服有点热,多吃一个馒头有点撑那样简单,它能改变这个状态,让孩子罹患一种“厌学”的慢性疾病,摧毁他们的上进心,吞噬他们的创造性,消磨他们的幸福感,其中的“暴力性”甚至能破坏他们的道德
  • 暴力作业
    • 作业量大,比如每个字写20遍
    • 惩罚性。每个改正答案写20遍
    • 恶意评价。每次单词测验,只要学生写错一个单词,就给打“零”分。只有当教师和儿童之间关系建立在互相信任和怀有好意的基础上时,评分才能促进学生进行积极的脑力劳动的刺激物
  • 原因
    • 一些家长和老师认为,多写多记就能学到知识。一个字写20遍就比2遍好,一道题做5次就比1次好。只是用繁重的作业把孩子的肢体固定在板凳上,但是孩子的内心会起一种变化,会生成一种叫“厌学”的物质
    • 急功近利。学校统一出的考试卷都是考课本上的内容,基本上都是死记硬背的东西,“阅读老师”班里的孩子考试成绩往往不如“拆字老师”
    • 根本原因是教学评价的导向问题;二是教师的素质问题
  • 宏观问题
    • 拥有最多教育经费的教育专家喜欢高屋建瓴的宏论,在事关儿童每一天学习生活的问题上却总是缺席
    • 作者同学是一名优秀的小学教师,她说孩子们写生字,每个字写三遍最好。作者认为这才是“学术成果”
    • 教育行政部门,总是用“行政思想”来自上而下的管理学校,很少考虑用“教育科学理念”来细致入微地服务于学校

我赞许的点点头,诚恳地表示:“我想也是。画面美就是好,我这么认为,儿子,你觉得美,那就行了。”

1

  我笑笑,拿起红色塑料盆,把水流细细地倒入水池,一边倒一边说:“你看,水是透明的,很清亮,它没有颜色,是不是?”圆圆听我这样说,好奇地把一根小手指放到水流下,让水顺着指头再流下去。水流完了,她抬起头来看看我,有点感叹地说:“水没有颜色!”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说,你说对了。于是言归正传,领着她回到她的画上。

我说,对,画画就是为了好看,所以我们说一张画,只能说它好看不好看,不能说它对或是错,是不是?圆圆听了,有点认同,点点头,忽然又否定了,说:小河不是粉色的,是蓝色的,就是画错了。我问她,怎么知道小河是蓝色而不是粉色的?

儿子把画拿给我欣赏时,眼睛里亮着光:“妈妈,我想月亮如果是五颜六色的,肯定很漂亮!”

今日去河边的公园散步,河水平缓,有金色阳光大片铺洒其上,一位穿着运动服的青年沿着河道慢跑,一对中年夫妇牵着金毛猎犬在散步,还有三两孩童追逐打闹,一切宁静而又美好。

  我说:“对,画画就是为了好看,所以我们说一张画,只能说它好看不好看,不能说它对或者错,是不是?”圆圆听了,有点认同,点点头,忽然又否定了,说:“小河不是粉色的,是蓝色的,我就是画错了。”我问她,怎么知道小河是蓝色的而不是粉色的呢?

这以后,圆圆画画开始力求“像了”她很聪慧,在老师要求下,画的确实越来越像,分野得越来越高。可是我也同时有点遗憾地发现,她的画中的线条与越来越胆怯。为了画的像,她要求不断地用橡皮擦,一次次地修改。与她以前拿一支铅笔无所顾忌,挥洒自如地画出来的那些画相比,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小气和谨慎。

选择保护小孩子的自尊心,保护小孩子的创意思维,让他们大胆发挥想象力,不要用成年人的眼光来看待孩子的作品,不要责备“不像”、“不对”。不要过于强调画画的技巧章法,而忽视了孩子的想象。

若是如此,那人类为什么如此喜爱着水流,甚至推崇着水流呢?是因为我们都自水而生吗?或是因为我们在内心都深深的意识到,人性如水,人生如水。我们在世,便是置身于无尽水流之中,即使偶尔有漩涡,有风浪,有低谷还有落差,却也有风景,有斑斓鱼群,却也一直坚韧向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