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没有谱,所以说这不识谱的人在一起拉二胡是不可能步调一致的

每当听到秦声秦韵,我就会想起父亲;每当看到那把板胡,我就会怀念父亲;每当拉起那把板胡,仿佛我在拉着父亲的手,跟他倾诉父亲爱好秦腔,也擅长拉板胡,并且挚爱了大半辈子。我喜欢秦腔,也喜欢拉板胡,最主要的原因是父亲的熏陶。父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虽然父亲只是小学文化程度,但他是个心灵手巧的人。父亲很爱学习、喜欢钻研、动手能力很强。他是田地里的行家里手,是建筑队里的大工。他在上世纪90年代负责修建了我们村很气派的戏台,是远近小有名气的板胡行家。当人们谈起父亲的时候,都是夸奖和赞美。在我的印象中,除了干活,父亲的空闲时间基本上都用在对秦腔的喜好上了。在农村,农忙或者打工之余,相对来说闲的时间比较多。在忙完了农活之后,抑或是在每天打完工回家吃过晚饭之后,父亲就会拿起他心爱的板胡,拉上一阵子秦腔。当万物萧瑟、寒冷严酷的冬天来临的那几个月,对农村人来说,更是百无聊赖。人们围着火炉,坐着热炕,喝着罐罐茶,来打发这个难熬的季节。在天气晴朗但冻得让人们缩手缩脚的日子里,父亲也会像其他的乡邻们一样,有时在背风向阳处跟大家聊聊天,有时邻里之间互相帮帮忙。但他又跟很多人不一样,不会跟大家聚在一起喝酒,也不会聚在一起玩麻将、扑克牌,更不会跟人们东家长西家短的说闲话。很多的时间里他就蛰居在家里,要么看看秦腔剧本,要么抄抄秦腔曲谱,要么看看或听听秦腔节目,要么摆弄他多少年来未曾离开过的秦腔板胡。总之,在这段时间里,父亲做的都是与秦腔有关的事。父亲的秦腔板胡拉到后来的水平,全靠他很强的自学能力和长期的坚持练习。父亲曾经告诉过我们,上世纪60年代末,他决心学习板胡时,慕名求教过十里之外的一个盲人师傅,可是那师傅心高气傲,根本不想给父亲传授技艺,后来经不住父亲的三缠四磨,才给他说了些板胡演奏的基本技法,教给了几个残缺不全的秦腔板头,便让父亲自己去练习。父亲也是一个不达目的不放弃的人,在当时经济情况很不好的情况下,他省吃俭用,买了一些有关秦腔的书籍,全靠自学,不仅记会了秦腔锣鼓谱和各种板式,也学会了简谱和节奏等乐理知识;不仅学会了板胡演奏,而且还能根据别人演奏的旋律,或者听留声机里的旋律能听写出曲谱。后来,母亲有时开玩笑跟我们说,那个时候我们家油灯里的煤油大多是父亲学习用掉的。当然,父亲也承认这个事实。为了我们的学习,母亲还拿父亲给我们现身说法,说爷爷在父亲五岁时去世了,如果当时有条件,父亲把学秦腔的劲头用在学习文化知识上,绝对能考上好大学。父亲无奈的只会说那是他不幸运,他还说,他的希望就在我们身上小时候,一到冬天村上就演出秦腔样板戏。在那个用帐篷搭起的戏台上,表演着《沙家浜》《杜鹃山》《红灯记》《智取威虎山》等剧目,父亲作为乐队的首席,就坐在戏台旁侧拉着他的板胡伴奏。我们这些毛头小子们就在戏台下面到处乱窜,玩得灰头土脸的,玩累了就趴在戏台前面,近距离的看演员,至于唱的啥内容,我们一无所知。每当这时,父亲就会把我拉上戏台,坐在他的旁边,让我紧靠着火炉取暖,他则专心的进行伴奏。小孩子记性好,也就在这样的环境里,我的脑子里记下了演员们的说白和唱词,记下了秦腔伴奏的旋律,也记下了那些让小朋友们羡慕我坐在戏台上的眼神!八十年代,我上小学。那时候,学校的音乐课就是老师教着唱歌,不教乐理知识。可是父亲教会了我认识简谱,教会了我简单的乐理知识,他还拿着我们的音乐课本,有模有样的教我曲谱和唱歌,并且教我学习笛子、二胡和板胡。后来,上了初中后,我就有专门的抄歌曲的本子,自己能看着曲谱学着唱流行歌曲了,当时同学们挺羡慕我的。再后来,初中毕业上了中等师范学校,我选修音乐,不仅系统的学习了乐理知识,还学会了电子琴、小提琴、架子鼓等乐器,还是校乐队的队长呢!当时,就是我的老师们也感到惊奇,问我怎么有那么好的音乐基础呢?答案自然我是最清楚的。由于父亲的影响,师范学习期间,我也练习拉板胡学秦腔。可能是耳濡目染,我学习也挺快的。学校放假,闲暇之余,我和父亲会在家里一起演奏,互相学习,互相切磋,取长补短。如果赶上寒假期间村上唱大戏,我也跟父亲一起在戏台上作为乐队伴奏,只不过父亲仍然拉的是板胡,我拉的是二胡,父子同台伴奏,台下尽是羡慕的眼神!参加工作后,单位离家较远,我回家的次数少了,可是父亲的叮嘱多了。每当回家时,看到父亲拉板胡,听着板胡发出的那流畅高亢的秦腔旋律,就有一种久违的感觉。我也赶紧拿出二胡一起和父亲拉上一阵子。陪伴父母的时间少了很多,但我相信,这样的陪伴是我们父子之间交流和表达感情的一种特殊方式,这种方式只有我们父子俩能懂!父亲在干完一天的农活后,吃过晚饭就拉板胡;在下雨飘雪的日子里,手边的零活干完了就拉板胡;心里有了烦心事,他也拉板胡;家里人心情好,他也拉板胡。父亲还跟我们开玩笑说,他可以不吃饭,但离不开秦腔和板胡。我们说他就是个秦腔迷板胡痴,父亲也会点头默认!每当村里要准备过年唱戏的时候,父亲就是最忙的一个人。他不仅是村里秦腔戏的组织成员之一,也是排练人员。由于村里的演员们表演基础薄弱,唱功不好,父亲便手把手的教他们秦腔唱法,小到说白的咬字吐字,大到唱腔的乐句、乐段演唱,他都能耐心细致的指导。很多时候,他会把这些人带到家里来,边拉着板胡顺唱,边指导他们唱法,有时还给他们讲剧情,让他们进入角色演唱。从农历十一月开始,一直到演出结束,两个多月的时间里,父亲几乎很少顾家,总是把很多的精力投入到他所喜欢的秦腔上去了。母亲和我们有时也抱怨父亲不干家务,但看着那么辛苦的父亲,听到他说我也就爱好秦腔,就让我高兴吧的时候,我们倒还很支持他的。有时我还给父亲说,你喜欢就高兴地去做吧,他还真像小孩子一样开心!2006年,由于工作调动,我来到了县城工作,随后住进了楼房。孩子也要上学,父母便在农闲之余帮我们接送孩子。当把孩子送进学校后,父亲就和他的朋友们相约,带着乐器,要么在公园里演奏上一会秦腔曲牌或者唱段,要么就为他们的自乐班伴奏。接送孩子从没耽误过。村上如果正月里要演出秦腔,父亲便让母亲接孩子,他一个人回老家忙活他的秦腔排练那一摊子事了,一直忙到演出结束。为了他拉板胡的方便,也为了他再不担心坐公共汽车时板胡被挤压,父亲还用他的一双巧手自己制作了一个板胡。这样一来,一个拿回老家,一个放在新家,甚是方便!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们在父亲板胡声的陪伴中长大。这让我们如痴如醉的板胡声,陪伴着我们走过了生活困难的童年和少年,走过了衣食无忧的青年,也陪我们走进了忙碌而幸福的中年。再后来,父亲生病住了几次院。当出院之后,父亲就迫不及待的打开装着板胡的盒子,仿佛要看看他好久没见的孩子一样,接着小心翼翼的拿起板胡,然后酣畅淋漓的拉上一会。听着那些时而高亢激越,时而低沉凄苦的秦腔旋律,我仿佛看到父亲沉浸在秦腔里。父亲拉板胡,是那么的从容,那么的投入。他似乎在享受着秦腔艺术的魅力,也似乎在板胡声里寄托着他的喜怒哀乐!父亲去世好几年了,那把板胡很多时候静静地躺在那个精致的盒子里。而我,由于工作一直忙的原因,很少拉板胡了。有时候,闲来无事,我也会像父亲一样,小心翼翼的把那把板胡从盒子里拿出来,尽情的拉上一阵,摇头晃脑,陶醉其中。这是我对板胡的感情,更多的是对父亲的怀念!父亲用板胡演奏秦腔几十年,秦腔也在父亲那里演绎了几十年;父亲拉板胡大半辈子,那把板胡也伴随着父亲大半生。我是在秦腔声里成长起来的,也是在父亲的板胡声里长大的。父亲爱我,我也深爱着父亲。我时常沉思,也在叩问心灵:板胡在父亲那里,是不是另外的一个我?而我在父亲心里,永远是他爱不释手的板胡吧!我深知,父亲的板胡声,已经永远驻守在我的灵魂深处了。作者简介:柳生魁,男,汉族,中学高级教师

问:为什么有些不识乐谱的老人会拉二胡?

问:为什么有人在没有琴谱的情况下,只要歌曲会哼就能弹奏?

问题:不思不得其解,我也在学唢呐竹笛,但是就是学不会,为什么农村人不懂乐理知识还吹的那么溜?

问题:学习二胡一定要会看谱吗?

图片 1

图片 2

回答:

回答:

说说我身边的事,我是甘肃兰州人,我外公今年81岁了,虽然我外公小学读完后就没再读书了,但特别喜欢二胡,在他小的时候(大概十几岁的时候)用麦乳精的铁罐子自己做了一把二胡,因为在他们那个年代,没有任何娱乐设施,只有民族传统的戏曲“秦腔”,那会很多人都喜欢秦腔,他就是靠听音,经偿去文化站,帮忙让会拉二胡的师傅教他,因为那会很穷,那把他自己做的二胡算是可以勉强可以拉出调调,都是就地取材,弓子是自己拔生产队的马的尾巴做的,琴弦是当时淘汰断掉的二胡弦。

没有谱,甚至不识谱也能玩乐器,这是我一直以为很正常的事,因为我过去见过很多这样的人:我上小学、中学那会,正处文革时期,那时的音乐课,基本不教什么乐理的,只是老师拉着手风琴或弹着脚踏风琴教大家唱歌而已。下乡后,因没什么娱乐,我们很多知青就口琴、笛子、二胡、奏琴、曼陀铃、小提琴的瞎玩,真正懂乐理的不多,但皆能成调。而我自己,则是在会唱一些歌曲,会奏一些乐曲后,再看见歌谱或曲谱时,才知道那些歌曲或乐曲在谱上是怎么表示的,从而悟出了一些乐理,这纯属“野路子”呢。我的这种路数,在当时应该说很有代表性的。玩乐器靠熟能生巧,而没有谱,不识谱也能弹奏乐器,我认为很多人都可以,除非天生五音不全之人。这谈不上多大的天赋吧?

首先告诉大家一件事,吹的溜和懂不懂乐理知识是两码事。

学习二胡一定要会看谱吗?

因为我外公天天在家捣鼓他那把二胡,天天制造噪音,有天下午,他二叔因干活太累想休息,但我外公还在那学拉二胡,实在听不下去了,就把那把他心爱的二胡给用脚粉碎了,那会我外公哭的,整整哭到晚上,2天没吃饭。在哪个年代凑齐一个麦乳精铁罐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从那以后,没有了自己的二胡,因为喜欢,但没有材料再去做一把,他只能每天闲暇之余就往文化站跑,等师傅们不拉了,他就在那按师傅跟他讲的苦练。这些事我也是我外婆讲给我听的,后面他师傅去世了就把一把苏州民族乐器厂产的一把二胡无偿的送给了他,直到现在那把二胡还能奏响各种乐章。

我记得,我和音乐的缘分,始于8岁那年爸爸买给我的电子琴,现在想起来,那时的感觉,依然历历在目,我那时候,开心的坐在琴前,小心翼翼的敲着键盘,不知道坐了多久,我突然,在琴键上摸出《世上只有妈妈好》这首曲子,当时我妈从厨房里跑出来,惊呆了,高兴的直叫我让我再弹几遍,谁知那时候,爸爸就已经给我报了钢琴课,第二天,就带我去见老师,那是一个冬天,我记忆犹新…后来,爸爸就给我买了钢琴,本是不富裕的一个家庭,到现在我都庆幸,我有一个这样的爸爸。说来,我天生,对音准的概念,就很好!在我记忆里,一路走来,我的音准一直都很好,后来高中艺考参加了集训,专项的视唱练耳训练中,不觉得有难度!所以,我觉得,天赋还是很重要滴!

吹的溜指的是熟练工,而乐理知识是需要动脑子学习的。这就好比大家开车一样,你车开的溜不溜,和你懂不懂的汽车知识没有太大的关系。有些老司机车开的十分溜,但是他连自己车的变速箱是什么类型的都不知道。只知道个手动挡和自动挡。但是如果知道了乐理知识可以让自己吹的更好。
图片 3

学艺术不识谱,等于只会头头是道做报告而不识字的干部,大家都知道好些能说会道的干部就是不能提干胜任新的领导工作。

后来在我记事后,经常有人请他去拉板胡、二胡。那会在我们乡还是很出名的,包括现在每年过年都会,有一帮老友必须去我外公家唱戏拉二胡,因为我从小听他们拉秦腔长大,我小时候是在外公家长大的。每年我在家都会看到个别人的离世,真的是会少几个人,有些老人都是儿子或孙子送到我外公家。感觉老一辈人的感情真的是无法言喻,他们听到同伴的离去,没有眼泪,没有叹息感觉表面轻松,谁知道他们内心是否会有另一种我们没能理解的感悟。

这是经过多年训练才能做到的事情,听音能够一听即出,同时一瞬间把伴奏的和弦配出来,再根据经验,配对适合的演奏方式,完全凭借条件反射去演奏。我做音乐编曲混音10多年了,跟同事们还有乐队的人经常玩玩即兴,就是靠的扎实的基本功以及听力,还有乐理知识的量足,记得牢,用得熟。

本人就是一名竹笛老师,说到乐器学习可以分为两个部分。

所以说这不识谱的人在一起拉二胡是不可能步调一致的,比如说几分音符的时值,他没有基本功的统一标准,你喜欢长弓,他喜欢短弓,你在拉,可他在推,你在拉连弓,他在推分弓,因为他们没有统一的书本规定,正如我们百姓的口头语:萱家庄的锣鼓各打各。

我从小学听秦腔后面到跟着我外公学二胡,都是野路子,我学二胡没有受过一天专业训练,都是拿着我外公自己手抄的曲谱,他嘴里念“哆瑞米发嗦啦西”我就按照他给我念得拉,其实二胡不难,难得就是你练二胡能够忍受住多少寂寞。

能有这样没有束缚去玩音乐弹即兴,那都是训练来的。当年我跟我乐队的贝斯手俩人,一个弹和弦套路,一个出旋律,16个循环以后交换。就这么不停弹,一弹就4-5个小时,坚持了3年。练就的条件反射和快速构建旋律以及伴奏。

首先学习乐器是一个模仿的阶段,因为在你的脑子里什么音乐都没学过,只能通过模仿大师的方法,技巧和情感来演奏。一直反复练习一直反复模仿。这就是熟练工,就是上文中的“吹的溜”。

说到识谱,会遭到很多二胡好发的反对,他们的理由是拉了几十年的二胡,从来不看谱,而且会玩好多种乐器,只要听几遍就会了,可惜的他们当中没有一个能成为二胡大家和专家教授,因为他们缺少理论知识去武装提高自己的经验,不能靠看书本去自学,而要靠听之人言,只能去模仿别人。

虽然我现在拉的不是很好,但我没有放弃,虽然很多手法都是错的,但我还是很上心,俗话说:“一年笛子两年萧.
一把二胡拉断腰. 千年琵琶. 万年筝. 小小二胡拉一生!”

听力除了正常听钢琴的视唱练耳,扒歌也是重要的训练,最早在酒吧很乐队演出的时候扒过的歌,用那种一个拳头厚的文件夹装,整整装了7本,一面A4纸就是一首歌,一张2首,你说这是多大的量。

“读书百遍其义自见”当你反复练习后就有了自己的想法与见解了。这时候就到了第二步,可以通过这几年的积累来加入自己的技巧与风格了,如果你这时候学习了乐理知识你就可以作曲写歌了。进入了创造阶段,可以给曲子灌入自己的思想了。

还记得毛主席说过这样一句话吗:没有文化的军队就是愚蠢的军队,而愚蠢的军队是不能打胜仗的。既然有艺术的爱好,网上有这么好的学习机会,我们可以把实践经验和理论相结合,其实,只要你从头学点儿乐理基础比哪个新手都学得快,比如你专门找会拉的熟曲子边拉边对照乐谱,为什么会出现小误差?就怕你不认自己有不足,不怕你谦虚好学,你能从二胡的考级教材第一课由浅入深看,你会恍然大悟的,原来我虽然会拉二胡,还不知道这种拉法是错的。

我没有想过那天可以拉成一个名家,我只想二胡在我的生活里,创造给我的价值是任何物质,都无法取缔的。

只有经过这样的内容,大量洗礼,才有可能达到题主说的能力程度。绝对不是轻轻松松得来的。也不是你随便摸摸琴,听听歌,看看书就得来的能力。

所以说吹的溜只是熟练工,学习乐理知识才是高一等级的核心知识。

知识是无穷尽的,过到老学不了,如果一个人自以为不错了,不肯继续充电学习,那永远不可能跟上或超过别人。我们要谦虚好学,学习的敌人就是自我满足、对于学习,我们不能把别人的鼓励作为自己很不错了,我们没有机会进老年大学深造,但我们可以通过自学来充实自己。

农村的老乐工(吹鼓手),不识简谱者有的是。我久在乡下,又爱乐器,很了解他们。别小看这些不识简谱的乐工,不但会拉二胡,还能拉头道板胡!头道是领衔乐器,不但要记谱,还要背戏,难度很大!我曾接触过长安戏校一位女校长,她说文乐学四年,三五十个学生,毕业时,能提起头道板胡的也就一两个!可这些不懂谱的乐工为啥能拉一把弦?

哈!问题有意思,俺要啰嗦一番,有兴趣的看官当故事看,别笑话俺就好!

盖房的瓦工盖房盖的再溜,他也设计不了高楼大厦。因为需要“乐理知识”。
图片 4

虚心使人进步⋯!

他们自己说一是爱好,二是逼出来的。我则认为,他们首先具有天生的好悟性,耳音很好,还有远超常人的记忆力。当然,谋生的艺术生活所迫,个人的爱好特长也是事实。旧社会,卖唱,乐工被视为下九流,与妓女同级,参加者多是些贫寒之人,旨在乞食谋生,哪有钱经过音乐理论方面的培训?如此,依然出了不少名家妃瞎子阿炳一类大师。

任何事物,就怕痴迷,到了对某一事物,吃饭睡梦中都想的程度,自有神来之技!老辈人说程咬金梦中学艺,醒喽只记住三板斧你还不信,我信,俺还嫌他忘心太大呢!

回答:

谢谢你的阅读🙏!
图片 5图片 6图片 7图片 8图片 9图片 10

解放后,文艺工作者吃香了,靠手艺挣钱,收入可观。自学用的曲谱资料很丰富,但从学校教育来看,我认为对音乐不很重视,初中生,乃至高中生乐理知识很差,大部分不很识谱,这就造成农村乐工,还是城里的自乐班,年轻人很少,后继无人的断代现象。

我年轻时酷爱唱歌,不识谱,收音机唱什么学什么,时行歌曲戏剧,听上几遍即会,后来因倒腔不知休声保养,把嗓子毁了,痛苦啊!

为什么很多农村人不懂乐理却会吹唢呐?这个问题我来说说,我是搞林业的,不懂乐理不识简谱,但我会吹笛子,会唱的就会吹,而且一模一样,不差毫厘,其他乐器也一样,只要能整出声音出来,就能整出会唱的曲子,我自己也觉得奇怪,我想大概有以下几个原因。

回答:

我认为懂谱有很明显的好处,利于学习,训练,速成掌握音乐艺朮。我比较重视曲谱的学习和记忆,因而,对谱子新唱段学的较快,记得较确准。在公园自乐班,有时板胡断了弦,几个二胡拉不了了,停了套,啥原因呢?不懂谱,或未记住谱,只能跟着板胡溜,逮音而行,达不到独立的水平。

发现供销社货架上有京胡卖,五元一把。可吃饭都紧张,哪敢于父母要钱啊!村人有养兔者,讨了一对小兔子,挖坑垒洞,尽心饲喂一年,小兔下了小兔,把兔爸爸揪着耳朵提到集上可可卖了五元。紧跑慢踮买了胡琴回到家是下午一点。也没吃饭,坐到大门外猪圈顶上开拉
。一直到了子夜一点,摸熟了歌曲三首,又不识谱,直到今天,无不称奇!

图片 11

不管任何一种乐器,如果你不会看谱,只能是简单奏上几个歌曲,
打个比方,就像你要做饭,只能煮一锅粥,其他好一点的饭菜,你做不出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