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某个药酒一下子火起来了,药酒起源于古代人的无知和敬畏自然

文/驰父药酒朋友圈内,老吕的酒名在外。大家都知他好这口,且酒量惊人,有人无人,每日两顿,雷打不动。我知道老吕是退休干部的身份,每月工资不菲,喝酒钱不缺。但是,也不能如此贪杯呀,那是要伤身体的。他每每都讲这喝酒的好来,那简直是圣物,有它下肚,哪儿都好,哪儿都舒服。春节过后,感觉腹部不适的老吕去了医院就没再回家,他是肝癌晚期,没有动手术的价值,只能保守治疗。住在干部病房的老吕似乎安逸了许多,他决定不再喝酒,积极配合治疗!看着身体每况愈下的老吕,医生悄悄告诉家属,没几月的人了,想吃就吃,酒也别戒了,能喝就喝两口吧!老吕看电视里的酒广告,不停咂摸着嘴,老伴说,这广告里的药酒看来作用不小,要不问问医生看你能不能喝点?于是,老吕每日的电视节目就是翻看各种药酒的广告。来看望老吕的人手里都提着几瓶各色药酒,他恢复了每日两顿的习惯,只是换成了药酒。他每日里晕乎乎地生活,病痛似乎减轻了许多,他讲这是药酒的作用。花落的时节,老吕从医院被拉回了家。他吃不下任何东西,但每日的药酒却是少不掉,且没了顿数,他每每张开口就是一句话,来口药酒吧!老吕走的那天,胃口大开,自己拿着酒瓶,一瓶药酒被他灌下了肚。他满足地闭上了眼,床头的电视里正放着广告:–xx药酒,专治各种疑难杂症驰父,江苏兴化人,匆忙间,留一块文字之地,慢慢耕耘,总想有些收获。

那些公司的广告词,难道不知道会害死人?

举个例子,青蒿素,有人说是中药,其实不是,至多说从中药提纯的西药而已。

当时我老婆常提醒我不要乱吃抗生素,我就是不听,几乎绝望,难受极了,每次咳都要按住胸咳,不然就受不了。当时我才三十出头,老婆就讲我象院子里一个退休多年的老头一样,一天到晚就是用手按住胸咳个不停。之后我不得不戒了烟,戒了酒,讲话控制音量,我在工作中也尽量少讲,轻讲,坚持了近十年,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到同事家喝了几杯他家自己泡的枸杞药酒,感觉到喉咙不痒了,也就不咳了,我发觉有效果。回到家讲给老婆听,老婆还把我狠狠的骂了一顿,说支气管炎就是不能喝酒,不痒是被酒精麻醉了,我给朋友,同事讲药酒对慢性支气管炎有疗效,但没人相信,都认为我是开玩笑。当时我想只要喉咙不痒,不咳就行,管不了那么多。之后不管到哪里,只要朋友到一起喝酒,我就喝,有泡的药酒,就提议喝药酒,又搞了两三年,终于可以确定全愈了。

蛇酒一般具有祛风通络、活血等功效,但由于各种蛇的种类不同,毒性不同,蛇酒的功效也有所不同,不能乱吃一通,另外要科学炮制、对症下药。

这不是矛与盾的关系,这是形式主义和保护主义的关系。

白马是马,药酒仍然是酒,经常有患者问不能喝酒,喝药酒行吗?可笑!

今天与一个同事聊天时,同事讲到他患支气管炎,这几天很难受,这让我想起应该把当年我患慢性支气管炎后不断治疗的一段经历告诉大家。

听说李某喝的药酒里浸泡了一条蛇,不少人猜,是不是泡酒时,蛇的毒素没处理干净,所以药酒就有了毒。

一边是国家每年不断更新,加大力度和严控的广告法,一边是企业每年不断的花钱做各种虚假夸大广告。

中药晒干,有效的药物成份生物学活性就已经大打折扣,再泡到酒里面,酒精更可以导致蛋白质等很多物质变性,而且很多物质根本不溶于酒精,这样的酒能治病?

每年秋天都会复发,然后一直要到夏天来临,才稍有好转,每年只有两三个月日子好过一点,要是感冒,或讲话大声,或讲话时间过长,都会喉咙发痒,开始不停的咳嗽,有时呼吸都感觉有点困难。但是去医院,医生也只是开一点消炎和止咳的药,作用也不大,所以后来我只要一咳难受时就吃头饱氨苄,心想消炎不会错,全身总有地方需要消炎的,至于止咳药我就不吃了,因为我认为止咳只是欺骗自己,那些药多带有安眠,麻醉作用,有时我也恨不得把血管全灌满头孢氨苄,来看它能不能好,有没有疗效。

死者李某现年51岁,才刚到嘉善没几天。

那个李主任是这么回答我的。

药酒是迷信,鸿茅药酒包治百病?

慢性病并不可怕,贵在坚持良好的克服慢性病的生活习惯。

骨质增生不该喝蛇酒?

今天我来实锤另外一款神药:乌龙养血胶囊。

最初,古代人没有冰箱,没有真空包装,保存食物的方法要么晒干脱水,要么加盐加糖,要么泡酒,尤其是高浓度的烈酒,阻止微生物的繁殖,所以酒精用来消毒杀菌。

这个被认为要终生吃药不可能治断根的支气管炎,终于在我身上创造了奇迹。我想把我的治疗经历分享给同我一样患过支气管炎的朋友们,让我们彻底摆脱病痛的折磨,过一个开心的生活。

7月15日夜,李某喝了药酒后,又喝了点啤酒,仅过了1个小时,李某便出现了中毒症状:身上出现淤青,且呕吐不止。家人见状吓坏了,立即将他送往医院。

         
 2,上次打电话说继续吃,身体指标都会好转,其他药也不用吃,现在没效果了就是假的了?

但药酒究竟有没有疗效,或者说有没有那么大的治疗效果,没有任何临床实验表明,药酒能够有效地治疗某种疾病,至少你没见过大医院的医生给病人开药酒的。

大概是1993年4月份的一次感冒,当时因为年青,没引起注意,没去医院,一拖再拖,严重了才去求医,但医生当时的观点是小病不用好药,就用常用的药,过了几天没有好转,才打针,但也不是当时的好药,又过几天还是没好转,才打当时认为是好药的青霉素。但可能是太严重了,所谓的最好的药也没有作用了。感冒拖延变成了慢性支气管炎,医生和同事都说这病难治,断不了根,要终生吃药,没办法,我只有放弃西医治疗,改求中医,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中药,只是稍微缓解一下。

可惜,李某被送往医院时已气绝身亡。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