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必读名著之一《傅雷家书》,  傅雷妻子朱梅馥生于1931年2月30日

  傅雷的祖父傅炳清,拥有四五百亩土地、30多间房子,在当地算得上是一家大户了。这个家族,曾经兴旺阔气过,门前的张家湾边,设置着护院的岗亭,常有家了看守;宅后的河汉上,停靠着专用的舟揖;宅内使唤过多个仆佣。但从傅雷祖父辈开始,就有些衰落气象了。祖父生有二子,长子傅胜,结婚不久就离开了人间。次子博鹏,即傅雷之父。

十年文化大革命——我们失去了傅雷

他的《傅雷家书》不知给了多少人启示,他因为出生时哭声格外的嘹亮而被命名为雷,却在长达十年的文化大革命中失去所有为自己说话的权利……傅雷选择了自杀,他不是唯一一个选择自杀的文学家,那时世界没有善待他,只好我们现在来了解他,来记住他。

傅雷是什么人?

图片 1

傅雷,字怒安,号怒庵,生于原江苏省南汇县下沙乡,中国着名的翻译家、作家、教育家、美术评论家,中国民主促进会的重要缔造者之一。
早年留学法国巴黎大学。他翻译了大量的法文作品,其中包括巴尔扎克、罗曼·罗兰、伏尔泰等名家着作。20世纪60年代初,傅雷因在翻译巴尔扎克作品方面的卓越贡献,被法国巴尔扎克研究会吸收为会员。其有两子傅聪、傅敏,傅聪为世界范围内享有盛誉的钢琴家,傅敏为英语教师。他的全部译作,现经家属编定,交由安徽人民出版社编成《傅雷译文集》,从1981年起分15卷出版,现已出齐。

图片 2

傅雷先生为人坦荡,禀性刚毅。”文化大革命”之初,受到巨大迫害,遭到红卫兵抄家,又受到连续四天三夜批斗,罚跪、戴高帽等各种形式的凌辱,被搜出所谓”反党罪证”。1966年9月3日凌晨,愤而离世,在家中吞服巨量毒药,悲壮地走完了一生。夫人朱梅馥亦自缢身亡。

1908年4月7日,傅雷生于中国江苏省南汇县傅家宅,因出生时哭声洪亮,长辈们便以”雷”为名,以”怒安”为字。

图片 3

1912年时其父傅鹏飞因冤狱病故,由母亲抚养成人。

1920年考入上海南洋公学附属小学,次年考入上海徐汇公学。

1924年因批评宗教而被开除,同年考入上海大同大学附属中学。

1925年参加五卅运动。

  一个和睦、美满的小家庭,除了夫妇俩志同道合之外,性格上的阴阳互补、刚柔相济也是和谐的重要因素。刚烈的傅雷与温柔的朱梅馥结为伉俪,可以说是傅雷的终身幸福。她是傅雷的贤内助。虽然在傅雷的五百万言译著上,找不到她的名字,可是如果没有她,傅雷不可能在文学上建树那样的煌煌丰碑。

女儿的必读名著之一《傅雷家书》,我开始因为没有读过好奇就翻了翻,内容一下子就吸引了我!可能我与作者同为父母的缘故吧,读来很多地方都颇有同感,但更多的是受益良多,所以我建议所有身为父母的家长和老师都把这本名著作为必读书吧!

第一次听到《傅雷家书》是在央视的《朗读者》节目中,之后一直都想买这本书来看看,这一想差不多一年就快过去了。我一直也都在对自己说,先把手头的书都读完了,再买新书吧,可是书哪有读完的时候呢,只能买来备着,想读的时候,随手拿来。

  傅鹏虽继承了家族的全部财产,自己也有职业,但他并不是一个理家生财之人,只能守成而不能发展。一场突来的灾祸,终使家产损失过半。在傅雷还不到4周岁的时候,在周浦镇扬洁女子中学任教的父亲,被人诬告入狱,在牢中受了三个多月的折磨。等到用巨款把他保释出来,已到了窃病后期,不久就去世了。他仅仅活了24岁。

  傅雷在赴法求学那年,便与她定亲。当时傅雷十九岁,朱梅馥十四岁。

在我写感受之前先简单介绍一下作者傅雷及其家庭成员:

今天我去了盐百生活广场,在那里看到一个当当网开设的书店,就在五楼,我几乎把那里的书大致浏览了一遍,发现好多书都是针对孩子的,好像这个世界大人不需要读书似的。《傅雷家书》,这本书映入我的眼帘,我赶紧拿了起来。发现上面写着,中学读本,还有好多名著都写着这样的字样,还有无障碍阅读什么的。隐隐约约的有一种担忧,这些被简化了的读本真的对孩子好吗?也许现在的书,孩子们的确有的看不懂,我想假如他们读了简化本,等他们长大了,再去读原著,会不会有一种错乱感呢,甚至会不会等他们长大了,根本就不会去读原著,就和现在的大人大多书忙着挣钱,没时间读书一样。

  傅雷的母亲李欲振,身材短小却端庄秀丽,又贤淑能干,极有主见,人们尊称她为鹏少奶奶。族中或邻里发生了纠葛磨擦,往往请她出来评理调解,只要有她说上几句劝说的话,双方就能心平气和下来。丈夫的先灾后病,花去了大量钱财,家道迅即衰退下来,一年中又连失4口,这种精神上的压力,对一个女子来说,是何等地巨大呵!但傅雷的母亲,并没有被接连而来的灾祸压倒冲垮,她顽强地要闯过这个难关。

  那年月,农村盛行包办婚姻。傅雷与朱梅馥,既是自由恋爱,又是母亲作主——傅雷和母亲都中意!

图片 4

我赶紧扔掉了那个简化本,挑选了一本原著的《傅雷家书》,我想一本书的营养就在于它的原汁原味,何须别人嚼完了,再吐给我呢?书要自己读,就像路要自己走一样,没有人能够代替的。

  傅雷妻子朱梅馥生于1931年2月30日。诞生之日,正是阴历正月十五,腊梅花盛开的季节,大人们以花祝愿,给她取名“梅福”。结婚时,傅雷嫌她名字中的“福”字俗他,将其改为“馥”字。朱梅馥父亲朱鸿,是位前清秀才,以教书为业;母亲杨秀金,操持家务,生有三子二女,朱梅馥最幼。傅、朱二人青梅竹马,及至年长,又相倾相爱。1927年,由朱梅馥叔父作媒,与傅雷定下了婚事。

  朱梅馥比傅雷小五岁。1913年2月20日,她出生在上海南汇县城。当时正值阴历元月十五,腊梅盛开,取名梅福。与傅雷结婚时她嫌“福”字太俗,改为“馥”。梅馥,暗含陆游的《卜算子·咏梅》之意:“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傅雷——生于1908年4月7日,卒于1966年9月2日,字怒安,号怒庵,生于原江苏省南汇县下沙乡(今上海市浦东新区航头镇),中国著名的翻译家、作家、教育家、美术评论家,中国民主促进会(民进)的重要缔造者之一。
早年留学法国巴黎大学。他翻译了大量的法文作品,其中包括巴尔扎克《高老头》、《欧也妮葛朗台》、《夏倍上校》、《幻灭》等;罗曼·罗兰的《约翰克里斯多夫》、《贝多芬传》、《米开朗琪罗传》、《托尔斯泰传》及伏尔泰等名家著作。20世纪60年代初,傅雷因在翻译巴尔扎克作品方面的卓越贡献,被法国巴尔扎克研究会吸收为会员。

傅雷(1908年4月7日-1966年9月3日),字怒安,号怒庵,生于原江苏省南汇县下沙乡(今上海市浦东新区航头镇),中国著名的翻译家、作家、教育家、美术评论家,中国民主促进会(民进)的重要缔造者之一。 早年留学法国巴黎大学。他翻译了大量的法文作品,其中包括巴尔扎克、罗曼·罗兰、伏尔泰等名家著作。20世纪60年代初,傅雷因在翻译巴尔扎克作品方面的卓越贡献,被法国巴尔扎克研究会吸收为会员。其有两子傅聪、傅敏,傅聪为世界范围内享有盛誉的钢琴家,傅敏为英语教师。他的全部译作,现经家属编定,交由安徽人民出版社编成《傅雷译文集》,从1981年起分15卷出版,现已出齐。

傅雷先生为人坦荡,禀性刚毅。“文化大革命”之初,受到巨大迫害,遭到红卫兵抄家,又受到连续四天三夜批斗,罚跪、戴高帽等各种形式的凌辱,被搜出所谓“反党罪证”(一面小镜子和一张褪色的女儿的必读名著之一《傅雷家书》,  傅雷妻子朱梅馥生于1931年2月30日。蒋介石旧画报)。1966年9月3日凌晨,愤而离世,在家中吞服巨量毒药,悲壮地走完了一生。夫人朱梅馥亦自缢身亡。

朱梅馥(1913年—1966年),女,1913年出生于上海。她是近代中国文学家傅雷之妻,曾与丈夫整理并出版了《傅雷家书》。杨绛称其集温柔的妻子、慈爱的母亲、沙龙里的漂亮夫人、能干的主妇于一身。

  傅雷,字怒安,号怒庵。1907年4月7日(阴历三月初七)生于上海市南汇县周浦镇渔潭乡酉傅家宅(现南汇县下沙乡王楼村五组)。我国著名的翻译家、正直的作家和严谨的艺术家、教育家,从三十年代起,即致力于法国文学的翻译介绍工作,毕生翻译作品三十余部。傅雷的声誉则流传于中国人的社会,他对中国近数十年来的文化贡献颇巨,尤其作为一个文化人,在修身处世的坚毅和工作态度的认真上,足为后辈取法者良多。

  朱梅馥的父亲朱鸿,乃清朝秀才,后来教书为业。母亲杨秀全操持家务。朱梅馥有三兄一姐,

朱梅馥——傅雷之妻,1913年2月20日出生于上海,卒于1966年9月2日,曾与丈夫整理并出版了《傅雷家书》。杨绛称其集温柔的妻子、慈爱的母亲、沙龙里的漂亮夫人、能干的主妇于一身。

  傅雷长子傅聪,今日己是国际闻名的青年钢琴家,其演技日在衍进中,前程似锦。

  她最小。说起来,朱梅馥的祖姑母姓朱,与傅家有点远亲。傅雷母亲的娘家与朱家是邻居,傅雷跟朱梅馥从小就认识。特别是傅雷到上海市区念中学、大学时,在暑、寒假常住母亲娘家,与朱梅馥常见面。

图片 5

  朱梅馥端庄秀丽,性情随和。她先在上海教会学校稗文女校念初中,后在另一所教会学校晏摩氏女校念高中。在当时,女子能够具有高中文化水平,已算很不错的了。她懂英文,也学过钢琴。

傅聪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