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要了解司马迁与汉武帝的真实关系,说卫青霍去病进了《佞幸列传》

之所以有人把真金说成黄铜并能得到一些人认可,是因为很少有人看历朝历代正史中的《食货志》,因为那里面没有战争,也没有权谋,只是有一些枯燥的数字和度量衡转换。但是我们这些史料越看越有意思,不信咱们就摘录几段给大家看看,这些文字读通了,在古代也是能发大财的。

之所以有人把真金说成黄铜并能得到一些人认可,是因为很少有人看历朝历代正史中的《食货志》,因为那里面没有战争,也没有权谋,只是有一些枯燥的数字和度量衡转换。但是我们这些史料越看越有意思,不信咱们就摘录几段给大家看看,这些文字读通了,在古代也是能发大财的。

司马迁的父亲司马谈曾任武帝朝的太史令,专门负责记录和撰写宫廷史。汉武帝不喜欢司马谈,原因是司马谈过于耿直,对于汉武帝的过失不加掩饰,秉笔直书。汉武帝泰山封禅时,故意不让本应是重要角色的司马谈参加,借以羞辱。

所以“五十万金”换算过来,相当于接近今天的三百亿。 再次重申,这种换算方法很不精确——可能只有数量级是准的。

图片 1

于是我们可以算出汉武帝总共赏给卫青霍去病和他们带领的千军万马多少赏钱了:有出土“铁权”为证,汉朝一斤相当于现在二百五十克——别管是十两还是十六两,咱们说的是一斤。五十万汉斤也就是125000000克。读者诸君嫌数零麻烦,那么我们就简单点说:就是十二万五千公斤、一百二十五吨,要是按照每克黄金三百多块钱计算,卫青霍去病和他们的部下,击杀生擒匈奴总共得到了四百亿左右的赏金。

图片 2

但司马谈的人生理想是写出一部继《春秋》以后的史书。他的这个心愿没有完成就去世了,留下来的官职和夙愿都被司马迁继承了。
图片 3

问题:史书记载。“五十万金”相当于现在几百亿,真实度如何?

听过王玥波郭德纲说的评书《波斯寻宝》的读者,可能还记得钟海谦一个洞庭红橘子卖一个银币,大大赚了一笔。这个故事其实是出自《三言二拍》中《初刻拍案惊奇》,卷一就是《转运汉遇巧洞庭红,波斯胡指破鼍龙壳》,主人公名字叫文若虚:“彼国以银为钱,上有文采。有等龙凤文的,最贵重,其次人物,又次禽兽,又次树木,最下通用的,是水草:却都是银铸的,分两不异。”所以后来有人用树木纹和龙凤纹的来交易,文若虚坚决不收,最后三个水草币一个橘子,狠狠地赚了一大堆银钱,拿回国内按分量估值,他赚翻了。

不像后来,只要唱得好,不但自己能当将军,而且他的儿子还能横行不法,殊不知那儿子要是放在《楚留香》里,是要被石观音拿去炼制某某神水的……

汉武帝天汉二年,汉武帝派李陵为贰师将军李广利护送辎重。李陵心高气傲,觉得护送辎重的差使委屈了自己,自请以步兵五千远至单于庭以寡击众。武帝同意了。但李陵行至浚稽山时却遭遇匈奴单于主力,经八天八夜奋战,最终寡不敌众降敌。

司马迁写《平准书》的目的是为了警示汉武帝和汉朝,国家民众富裕了强大了,皇室宗室公卿大夫们,尽相奢侈腐化,超规格的建造厅堂楼馆,尽相乘坐豪华马车,尽相穿名贵的丝绸,就蒙骗皇上一个人,一点节制都没有。“物盛而衰,固其变也。”
图片 4

汉武帝稍稍进行了一些改革,把金的计量单位由溢改为金,一斤黄金称为“一金”。所以在史料中我们会看到这样的记载:“卫青比岁十余万众击胡,斩捕首虏之士受赐黄金二十余万斤。”“大将军、骠骑大出击胡,赏赐五十万金。”“齐相卜式上书,愿父子死南粤。天子下诏褒扬,赐爵关内侯,黄金四十斤,田十顷。”这里的赏金,都是光华灿烂的真金,因为我们能看到当时的规定:“金有三等,黄金为上,白金为中,赤金为下。黄金重一斤,直钱万。”

这样看来汉朝的黄金比价跟后来差不多,因为后来的官方规定是“一金十银,一银千钱”。当然有时候一两金子能兑换二十两银子,一两银子能兑换六百到两千个大钱,这属于私下交易,咱们就不去说他了。

图片 5

京城的金库里的钱积累巨万,很多穿钱的绳子腐烂了,钱数都不好校对了。露天堆放的粮食腐烂到不能食用;马匹多的呀,阡陌成群,谁要是骑着母马都不好意思去参加聚会;守坟墓的老头都吃白米大肉,做公务员的传之子孙,当官当的都用官名做姓氏了。

于是有人再次“激动”,说卫青霍去病进了《佞幸列传》,这就是欺负别人没有看过《史记》了:卫青霍去病自有正传,虽然排在司马迁的关系户李广之后,但是其功绩并没有抹杀,也没办法抹杀。《佞幸列传》寓贬于褒,虽然不无恶意,但还是承认:卫青霍去病是外戚中的佼佼者。

秦始皇用真金黄铜做货币,正史有记载:“秦兼天下,币为二等:黄金以溢为名,上币;铜钱质如周钱,文曰‘半两’,重如其文。而珠、玉、龟、贝、银、锡之属为器饰宝臧,不为币。”

回答:

这段记载出自《史记·平准书》:

其明年(元狩四年),大将军、骠骑大出击胡,得首虏八九万级,赏赐五十万金。

这个“五十万金”,单位应该是“斤”,因为就在《平准书》的前面,还有一次赏赐记录:

其後四年(元朔五年),而汉遣大将将六将军,军十馀万,击右贤王,获首虏万五千级。明年,大将军将六将军仍再出击胡,得首虏万九千级。捕斩首虏之士受赐黄金二十馀万斤。

这里明确说了,受赐二十余万,单位是“斤”。

《史记集解》在本篇中别的地方有个注解:

:瓚曰:“秦以一溢为一金,汉以一斤为一金。”

汉代的“一金”,指的就是“一斤黄金”。

黄金和铜钱的兑换比例,是一斤黄金,折合一万铜钱。

:大颜云“一金,万钱也。

图片 6

图片 7

此后九年,司马迁忍辱负重,终于使《史记》成书。其实在《史记》即将成书之前,汉武帝很担心司马迁对自己有恶评,多次向司马迁示好,但司马迁不为所动。

又过两年,霍去病击匈奴,获首级四万;同年秋,浑邪王数万人来降,汉军发车两万辆迎接,就这一年,汉朝花费百万黄金。
图片 8

图片 9

于是我们可以算出汉武帝总共赏给卫青霍去病和他们带领的千军万马多少赏钱了:有出土“铁权”为证,汉朝一斤相当于现在二百五十克——别管是十两还是十六两,咱们说的是一斤。五十万汉斤也就是125000000克。读者诸君嫌数零麻烦,那么我们就简单点说:就是十二万五千公斤、一百二十五吨,要是按照每克黄金三百多块钱计算,卫青霍去病和他们的部下,击杀生擒匈奴总共得到了四百亿左右的赏金。

汉武帝用人不拘一格用人固然值得称道,但他重用外戚也是不争的事实。但司马迁并不明说,他是士大夫,名门之后,儒家的规矩对他是起作用的。他在行文时常以堂堂正正之师,却行阳谋之道。后世评价说这叫“怨而不怒,哀而不伤”。

谢谢邀请!

明朝的文若虚聪明,汉朝的老百姓也不傻,所以才冒着杀头的危险盗铸银币,汉武帝刘彻一看大家都在钻空子,就把银币废弃了,也学秦始皇,只用真金和黄铜来当货币。

明朝的文若虚聪明,汉朝的老百姓也不傻,所以才冒着杀头的危险盗铸银币,汉武帝刘彻一看大家都在钻空子,就把银币废弃了,也学秦始皇,只用真金和黄铜来当货币。

(1)籍孺:刘邦基友 (2)闳孺:刘盈基友 (3)邓通:刘恒基友 (4)赵同:刘恒基友 (5)北宫伯子:刘恒基友 (6)周文仁:刘启基友 (7)韩嫣:刘彻基友 (8)李延年:刘彻基友

其中着重讲了邓通、韩嫣、李延年三位。图片 10

邓通就是汉文帝刘恒的男宠,司马迁说他是:独自谨其身以媚上而已。邓通与文帝相识的过程说起来到有些传奇,文帝做梦自己升天乏力,被身后一个穿黄衣服的郎中推了一把,顺势飞升,醒来后念念不忘,依据梦境寻找恩人,最终找到宫里专职掌管行船的小吏邓通,邓通自此与文帝双宿双飞莺莺燕燕,文帝为讨邓通欢心,不惜赏赐铜山与他,搞得后宫佳丽恨之入骨。

韩嫣是楚汉战争时期韩王信的重孙子,与刘彻可谓青梅竹马,从小玩到大,为了讨刘彻欢心韩嫣主动要求带兵攻打匈奴,为了练习武功,不惜天天用金弹子打鸟,搞得长安不少人活都不干了,就跟着韩公子打鸟捡弹子。图片 11

而李延年同样大大有名,他原本因犯法而受到宫刑,负责饲养宫中的狗,后因擅长音律,故颇得武帝宠爱,爱来爱去最后爱到床上去了,《史记》说他“与上卧起,甚贵幸,埒如韩嫣”。

这李延年也确实厉害,自己和基友刘彻搞得干柴烈火,销魂之余还把自己的妹妹介绍给了刘彻,就是那位“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的李夫人。而他的弟弟李广利也跟着沾光,做了贰师将军!

大家都是受过宫刑的人,但人与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难怪太史公心里不平衡,用笔狠狠恶心他们一下!图片 12图片 13

卫青霍去病只是被提及,佞幸并不是指他们。《史记》中专门为卫青霍去病爷俩开个专栏,叫做《卫将军骠骑列传》,较为客观的记述了卫青霍去病的生平功绩。

但既然出现在《佞幸列传》,要说没有一点问题也说不通,比如说卫青霍去病到底是不是武帝基友。

日慕乡关认为:很有可能是。

《史记•佞幸列传》说他们:卫青、霍去病亦以外戚贵幸,然颇用材能自进。翻译过来就是至于卫青、霍去病也因为外戚的关系而得到显贵和宠幸,但他们都能凭自己的才能求得上进。图片 14

听起来好像是表扬,但仔细品品,好像有点别的味道,比如说宠幸是意思?

再回到《卫将军骠骑列传》中,针对卫青通篇比较客观,但却猛的来了一句:大将军为人仁善退让,以和柔自媚于上,然天下未有称也!

和柔自媚于上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各种解释都有,尤其是“媚”,古语今语含义并无大的差别,什么意思大家自行想象。

至于霍去病就更露骨了,霍去病年十八,幸!再有洗白就的掌嘴了。

太史公为什么要专门恶心一把后世口碑极好的卫青霍去病?这其中有许多原因,日慕乡关整理了一下,供大家评说。图片 15图片 16

回答:

司马迁对卫青霍去病得到五十万斤黄金的赏赐,无疑是眼红心跳的,因为他如果有一百斤黄金,就不至于挨那一刀了(见《报任安书》,任安原为卫青舍人,受卫青推荐而官至刺史):博望侯张骞和李广都曾经战败甚至被打成光杆司令,出了点罚款,就免去死罪,没过多久又官复原职了。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汉武帝刘彻在赏赐功臣和有用之才(如羊倌儿出身的卜式)的时候,是很大方的,但是对摇唇鼓舌的文人和优伶,是比较瞧不起的。在汉武帝时期,优伶是当不上将军的;在雍正废除贱籍以前,正常的王朝是不允许艺人当官和参加科举考试的。

问题:他们是不是汉武帝的男宠?

关于这样一笔巨款,有几个事需要说明。

  • 其一,这笔钱肯定不是单单赏赐给卫青霍去病,而是有战功的军士们人人有份。

上文元朔年间受赏赐的记录可以为证,“捕斩首虏之士受赐黄金二十馀万斤,”——抓获俘虏,或者有斩首记录的士兵受赏赐,总数为黄金二十余万。

可见这笔钱是分赏给全军的。

  • 其二,汉武帝前后几征匈奴,给国家造成财政负担是非常沉重的。当然,在军费开支里,给将士的赏赐只占了一部分,肯定不是大头。

汉军马死者十馀万匹,转漕车甲之费不与焉。是时财匮,战士颇不得禄矣。

——国家财政匮乏,都开始不发工资了。

事实上,《史记·平准书》书里,到处都充斥了国家财力衰竭,政府想方设法收拢钱财的记载。不过,从国家安全的角度起见,付出这样的经济代价也是值得的。

  • 其三,由于上文的换算很不准确,我再试着用个别的例子来对比一下。

东汉末年,朝廷和西北羌族作战多年,耗资亿万。《通典》记载:

“……今若以骑五千,步兵万人,车三千两,三冬两夏,足以破定,无虑用费为钱五十四亿。如此,可令群羌破尽,匈奴长服,内徙郡县,得反本土。伏计永初中,诸羌反叛,十有四年,用二百四十亿;永和之末,复经七年,用八十余亿。费耗若此,犹不诛尽,余孽复起,于兹作害。今不暂疲人,则永宁无期。”帝许之。

段颎向朝廷报告他的作战计划:永初年间,平叛用了二百四十亿;永和年间,平叛用了八十多亿。还是没能彻底解决问题。按照我这个方案,只需要五十四亿。

由此可见,五十亿钱的赏赐,相当于一场大中型战役(一万五千人,作战三年)的全部军费了。

不过从武帝到桓帝,毕竟隔了几百年。所以也还只是个参考。

  • 其四,汉武帝时,因为军费开支过大,规定百姓可以交钱买爵位,名叫“武功爵”。

议令民得买爵及赎禁锢免减罪。请置赏官,命曰武功爵。级十七万,凡直三十馀万金。

按《史记集解》注释,武功爵共十一级。这个“三十余万金”很奇怪,因为实在太贵了。朝廷既然制定出售标准,必然是要让人能买得起的。但有谁能如此财大气粗,为了一个爵位耗费黄金十数万甚至数十万两呢?

要知道,东汉桓、灵之时,朝廷公然卖官,司徒这样位在三公的高位,也才值一千万钱——一千两黄金。

一个看起来合理的解释是,这里的“级十七万”,指的不是十七万黄金,而是十七万铜钱。然后朝廷卖了许多爵位,所有的收入加起来,约有三十多万斤黄金。这就说得通了。

回答:

汉武帝赏赐“五十万金”的说法出自《史记·平准书》,此事大约发生在汉武帝元狩五年(公元前118年)。所谓“五十万金”,是“五十万斤黄金”的省略说法。这里的“金”自然是指黄金,而不是黄铜。那么在汉代五十万斤黄金大概值多少钱呢?汉代有一个比较恒定的计算标准,就是一斤黄金等价于一万枚标准的五铢钱,那么五十万金就相当于五十亿文钱。古代一千文铜钱为一贯,那么就是五百万贯钱。如果这样还不够直观的话,我们换一种算法。汉代的一斤约等于250克,相当于现在的半斤。现在1克黄金的价格大概在300人民币上下浮动,我们就按300元计算好了,那么五十万斤黄金的价格大概是375亿人民币。这可不是个小数目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钱不可能是只赏给卫青和霍去病两个人,而是赏赐给所有斩获敌军首级以及敌军归降的士兵的总额。卫青和霍去病作为军队统帅,获得的赏赐肯定更多一些,按照惯例上次几百斤黄金就了不得了。也就是说,五十万金已经基本上是汉朝一年的军费总额,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数字,给汉朝政府带来极大的负担。

回答:

假的。当时的一金。’只是一块小金饼而已。而且那东西现在叫黄铜。换算成现代的钱的话大概也就500万左右

图片 17回答:

谢邀了!

第一,《史记》的作者司马迁,基本生活在那个时期。如果你不能相信,有两种可能:其一,作者说慌;其二,你自己得怀疑病。当然,还有一种可能,你根本不知道怎么分析那个时代的事。

第二,《史记》,有没有修改的现象,这你要自己查证。

第三,关于那个时代的货币价值问题,请找研究那个时代经济社会发展问题的专家解答,或者你自己研究一下。一般不做研究的解答,基本是胡扯九道,而不是八道。

回答:

睡过比较可靠。孔儒们是这种思维啦。请参考前一段时间的的那些性骚扰举报。连和尚都这样干。

不像后来,只要唱得好,不但自己能当将军,而且他的儿子还能横行不法,殊不知那儿子要是放在《楚留香》里,是要被石观音拿去炼制某某神水的……

这样看来,汉武帝刘彻一点都不大度:将士们在前线出生入死,打得匈奴漠南无王庭,即使各级将校不层层盘剥而是平均分配,每个人只得到三百多个大钱。于是很多人“激动”起来,对汉武帝的小气口诛笔伐,并且说司马迁根本没必要为此得红眼病,也不用颇有恶意地在《佞幸列传》中敲打了卫青霍去病一句:“卫青、霍去病亦以外戚贵幸,然颇用材能自进。”

因为卫青和霍去病的起家就是佞幸,司马迁只是秉笔直书而已。

事实上,我们不难发现:在参与对匈战争之前,卫霍两人主要是作为外戚受汉武帝重用,都并没有很高的军事素养和足够的军事实践——卫青曾经的「骑奴」身份是他仅有的骑兵训练,霍去病在成为将领之后,还被武帝要求学习「孙吴兵法」。

相比《史记•佞幸列传》中的另一人物韩嫣,卫霍在「善骑射」、「习胡兵」方面是有所不如。我们甚至可以想象,如果韩嫣没有因为娇宠不法被武帝的皇太后处死,熟悉其祖父韩颓当(韩王信生于匈奴的儿子,曾经担任匈奴骑将,后归汉被封为弓高侯,在平定七国之乱时“功冠诸将”)掌握的匈奴骑兵战术的他也许也会在对匈作战中起到极大的作用。

韩嫣确凿无疑就是武帝的男宠,因此,没有理由认为汉武帝的男宠都是娘炮,实际上,汉武帝实际更爱武勇的阳光少年型人物,再对照《佞幸列传》的定位,思过半矣,其实不待细说,乃们懂的。

图片 18

(韩嫣的剧照,因为其身份,从导演演员到观众或许都有刻板印象)

但是,听话听全,司马迁在《史记·佞幸列传》中的整句话是这样的:

style=”font-weight: bold;”>卫青、霍去病亦以外戚贵幸,然颇用材能自进。

在说了卫霍的出身之后,充分肯定了他们的才能和个人努力。

事实上,对于汉朝、武帝和卫霍本人来说,最大的幸运在于,卫霍两人的缺乏汉朝传统军事训练,反而成为他们创新的优势所在,他们借鉴敌人的骑射,却以强化的骑兵冲击战术发挥汉军的核心竞争力,取得了李广所未曾想象的成功。

无论出身如何,卫青和霍去病是杰出的军事将领这一点无可争辩,这也是司马迁给予他们另外的单独传记的原因(《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

图片 19

图片 20

至于是不是司马迁因为对武帝和卫霍不满(也夹杂为李广抱不平的因素)刻意丑化卫霍两人?回答很简单,不存在的。

班固在《汉书·佞幸传》用了和太史公相近的表述:

style=”font-weight: bold;”>卫青、霍去病皆爱幸,然亦以功能自进。

在《汉书·司马迁传》中,班固对司马迁颇有微词:

……又其是非颇缪于圣人,论大道则先黄老而后六经,序游侠则退处士而进奸雄,述货殖则崇势利而羞贱贫,是其所蔽也。

但是班固并没有认为司马迁对卫霍两人的这个评价是挟私报复,是是非颇缪于圣人,可见

这个“五十万金”,相当于五十亿铜钱,确实是很多了。

图片 21

按说换算不同年代之间的货币,应该按购买力来计算。但汉朝似乎很少有正常年景下的米价记载,多的是灾荒战乱年代“米一石万钱”,这显然不是正常价格。

《后汉书》记载,明帝之时,天下比较安定,“粟斛三十”,一斛粟米只要三十文钱。

汉代一斛合十斗,换句话说,一斛也就是一石,一石粮食大约是一百二十斤,所以“石”才同时具有体积和重量两个单位的属性。这样对比当然不准确,姑且做个参考。

汉代一斤大约是248克,50亿钱可买50*10^8/30*120*0.248=49.6*10^8千克,也就是50亿公斤左右。

按照的数据,最近的米价大约是每千克五六元左右。

在电视剧乃至演义小说中,皇帝或者带兵统帅经常发出悬赏令:“擒杀某某人,赏千金封万户侯!”很多人对此不屑一顾:所谓千金,不过就是一堆黄铜,拿回家只能做脸盆铸烛台,私铸铜钱还要抄家灭门,甚至邻居都要要连坐,为这一堆黄铜玩儿命,不值得,万户侯倒是还有些吸引力。这其实是不了解古代金银铜的区别,只是看了几篇网文,就把真金当黄铜了。

​言归正传,咱们还是来看看卫青霍去病得到的到底是真金还是黄铜。

《史记》中对汉武帝抑多褒少,对其过失毫不掩饰。所以,汉武帝看了《史记》后大发雷霆,下令封存,禁止任何人阅读。幸亏司马迁录有副本,才使《史记》流传下来。不过也因此造成了《史记》的版本谜案,让后世为《史记》的篇章和记述不一而争论不休。

《平准书》开首讲到汉朝初年,兴利除弊发展生产,恢复市场整肃物流。汉初,国穷民贫物价极高,一石米要一万个铜钱,一匹马需要一百两黄金。汉朝经过七十年的修生养息,百姓自给自足,侯国各郡的米仓和露天的谷仓都满满的,而且府库的钱财货物多的很呀!
图片 22

图片 23

​汉武帝稍稍进行了一些改革,把金的计量单位由溢改为金,一斤黄金称为“一金”。所以在史料中我们会看到这样的记载:“卫青比岁十余万众击胡,斩捕首虏之士受赐黄金二十余万斤。”“大将军、骠骑大出击胡,赏赐五十万金。”“齐相卜式上书,愿父子死南粤。天子下诏褒扬,赐爵关内侯,黄金四十斤,田十顷。”这里的赏金,都是光华灿烂的真金,因为我们能看到当时的规定:“金有三等,黄金为上,白金为中,赤金为下。黄金重一斤,直钱万。”

司马迁在《史记.佞幸列传》中提到:“卫青、霍去病亦以外戚贵幸,然颇用材自进。”在通篇列传中,司马迁在痛斥汉朝建立以来,皇帝的几个宠臣,仗着皇帝的宠信加官晋爵的同时,乱作非为甚至淫乱,后来都被处死或者自杀了。为什么司马迁要在这类人中突然点卫青和霍去病的“名”?其实并非偶然,这类人都有一个共同点:特别受宠;都有一个通病:就是骄横不会收敛。而卫青和霍去病也是因外戚卫子夫卫皇后而显贵受宠的,他们主要还是靠自已的才能受到提拔的,但是,司马迁并没有掩饰他们辉煌功绩背后的不足,人无完人,尤其是霍去病,司马迁在《史记》中对他的性情是直言的。

首先更正题主一个问题,汉武帝赏赐的五十万金,并非是给卫青、霍去病个人的,是汉朝政府赏赐给作战有功的将士的。这个记载出自《史记、平准书》。《平准书》是专门记述汉朝中央银行财政收入和支出的金融时报。
图片 24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